工作21小時就能買一台iphone6?!在瑞士遇見天龍國中的天龍國

作者:瑰娜(陳雅惠)

蘇黎世是瑞士人口最多的邦州,占總人口近五分之一。這兒經濟發達,工作機會多,薪資水準也屬全國最高,因此吸引大批外國人與外州人移入。同名首府為瑞士第一大城,佔據全國九分之一的工作機會,更坐擁最多和最好的資源。雖然伯恩是阿爾卑斯山小國的首都,國家博物館卻座落於利馬特河城。

它還擁有全國規模最大的機場與車站、唯一的國際股市、最棒的歌劇院,以及歐陸排名最高的大學(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等。然而,瑞士人認為當地人有點兒驕傲,很顧人怨。蘇黎世儼然是瑞士的天龍國,而蘇黎世人(Zurcher,不是 Zuricher)就是傳說中的天龍人。

歐陸最好的大學,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Source:by gio.april ,via Flickr

瑞士邦州之間存在薪資差距,相同的職業有幾千瑞郎之差。利馬特河城做為全國經濟中心,更是全瑞士和全球薪資所得最高的城市,其都會區平均月薪有六千九百瑞郎(新台幣二十三萬元)。依據二〇一五年九月瑞銀公布「價格與收入」的研究報告,蘇黎世的購買力更位居全球七十一個城市之首,當地人只要工作二十一小時即可購買一台 iPhone 6。這兒也是物價最高的區域。尤其,做為稅率相對較低的邦州,蘇黎世吸引不少富人入住與公司進駐。

澳洲東岸有繁華的黃金海岸,而瑞士人則泛稱蘇黎世湖東岸為「黃金湖岸」(Goldkuste)。尤其,左利康(Zollikon)、屈斯納赫特(Kusnacht)、厄倫巴赫(Erlenbach)、黑利伯格(Herrliberg)、邁倫(Meilen)、蒙內多夫(Mannedorf)及施泰法(Stafa)是精華區。這個區域享有充足的日照。黃昏時刻,西岸又稱「流鼻涕湖岸」(Pfnuselkuste)早已陷入背山面的陰影,東岸卻依舊陽光燦爛,門戶玻璃反射著耀眼金光。

由於低稅率和優美的生活環境,黃金湖岸成為富豪聚集之地。一代搖滾女王,美裔瑞士籍歌手蒂娜・特納(Tina Turner)便是屈斯納赫特的居民,喬治・麥可生前更曾待在那兒的豪華康復中心,接受戒毒治療。種種背景因素,蘇黎世是那麼的富裕,因而有了一個以諧音取名的綽號叫「太有錢」(Zu Reich)。

流經蘇黎世市中心的利馬特河。(Source:by MadGeographer, via Wikipedia

瑞士心理學家榮格(Carl Jung)在個人著作《榮格自傳:回憶・夢・省思》中曾經這麼形容瑞士第一大城:「蘇黎世與世界的聯繫不是透過知識界,而是商業」。然而,對於蘇黎世經濟發達、當地人有錢這檔事,外州人有點兒不屑一顧。利馬特河城是世界金融中心之一,瑞士三百零八家銀行機構中有八十二家在此設立總部,它們的資產總額高達全瑞士的八十五點一%。在城內走逛,不時遇見西裝筆挺的銀行家,空氣飄散一股錢味兒。

瑞士人對蘇黎世的刻板印象即銀行家、坐擁高薪的肥貓、把資產存入祕密帳號的逃稅者,又很勢利眼。閱兵廣場(Paradeplatz)向來為銀行總部的聚集地,十七世紀它曾是專做豬隻交易的「豬廣場」(Saumart)。現今,還有人認為它是骯髒(schweinisch)之地。自一九六〇年代,人們更開始叫喚瑞士銀行家為「蘇黎世侏儒」(Gnomes of Zurich),把他們比喻成童話故事中,居住地底祕密計算財富的小矮人。

對外州人而言,蘇黎世不適宜人居。他們認為當地的生活步調太快、太擁擠,環境壓力太大。當我初次聽聞外州人對於瑞士大城的看法時,我那因張嘴過大而掉下來的下巴,可能連國術損傷整骨師也推不回去。我想,假使他們有幸拜訪臺北、東京與香港等亞洲大城,親自感受高人口密度和快生活節奏的社會,他們極可能會全然崩潰吧。

對於包含我自己在內的外籍人士來說,蘇黎世城的步調緩慢、生活空間充足,空氣很清新。二〇一七年,美世諮詢公司便把利馬特河城評選為世界最宜人居城市第二名。然而,在瑞士長期居住以來,我也日漸體會外州人的感受。相較於外州,「蘇黎世大城」的生活環境帶來人心惶惶的緊張感。以此標準來看,在世界超級城市走跳可要讓人嚇出心臟病來。

紐約是瑞士人熱門的旅遊地,小國人認為蘇黎世有點兒自抬身價,居然想要成為紐約。紐約市面積為七百八十平方公里,總人口有八百五十萬人,而蘇黎世僅八十八平方公里大,人口只有四十萬人。實際上,利馬特河城比較像一座大規模的市鎮。在蘇黎世地區住慣了,我去倫敦旅行猶如村姑進城,心中不斷驚嘆:「好大的車站」、「好高的樓」和「好多的人」。的確,蘇黎世算是一流的歐洲城市,但現階段其名聲與規模仍舊難以和紐約、巴黎及倫敦之類的世界大城匹敵。

(Source:https://goo.gl/jY4VJ7)

瑞士人喜歡嘲笑蘇黎世的車牌縮寫 ZH,代表腦太小(zu wenig Hirn)。他們也認為人口第一大州的居民霸道、自負、趾高氣昂等。蘇黎世人有點兒像臺灣的臺北人,甚少離開居住的地區。小國人還為蘇黎世人取了一個叫「蘇黎世嘴巴」的綽號(Zurischnurre,Schnurre 代表動物的嘴巴)。有一說表示蘇黎世嘴巴為講了一口很強勢的蘇黎世德語;另一說指出這代表話很多、善於辯論,可以把黑的說成白的,衍伸之意為蘇黎世人很驕傲的意思。

網路流傳一則頗具諷刺意味兒的笑話。一隻鳥、一條魚和一隻鱷魚相遇,討論怎麼度假。小鳥說:「因為我爸爸媽媽的飛行技術很好,我也飛得好,所以我們做飛行旅行。」小魚說:「我的爸爸媽媽很會游水,因此我們做游泳旅行。」最後,鱷魚說:「我爸爸媽媽的嘴巴很大,而我的嘴巴也很大。我們都去蘇黎世旅行。」

依據市調公司 Campaignfit 的「瑞士邦州形象大調查」,蘇黎世被視為最勢利眼、最不友善的邦州。然而,外國人並未抱持相同的看法。二〇一四年瑞士人口第一大州公布蘇黎世地區的形象調查報告。調查中,外州人普遍認為蘇黎世人傲慢,但居住蘇黎世的外國人與當地人讚揚蘇黎世人好禮,也很安靜。

另外,依據年代有點兒久遠的「全球禮貌大調查」,蘇黎世是歐洲最有禮貌的城市。個人認為,相較於鄰國,蘇黎世人重視禮儀,和善親切,微笑也多。然而,它畢竟是瑞士第一大城,當地人多多少少沾染了都市的氣息,不如鄉下人般熱情。另外,做為老牌的新教城,城內嚴謹的氛圍透露著一絲淡漠。

雖然我和先生是蘇黎世州的居民,但先生的故鄉位於弗里堡州,某次回鄉,一位姨丈瞧見我們,竟然帶著手擠檸檬汁的語氣說道:「蘇黎世人來囉!」,讓我深刻感受到外州人對於蘇黎世的另眼看待。蘇黎世部落客西蒙・賈克比(Simon Jacoby)寫了一篇探討這個現象的專文。他認為,因為蘇黎世比其他邦州享有更多更好的資源,所以外州人覺得他們很驕傲。他這麼說或多或少貼近事實,但隱約之間便透露出一點兒傲慢的自豪感呢。

本文摘自木馬文化《瑞士不一樣:顛覆你對最強小國的想像不可思議的信任文化、 瑞士的老靈魂、不擅調情的禮儀之邦... 瑞士從強國環伺,缺乏天然資源的小小國, 蛻變成文化多元、和平安定的富裕國度, 不一樣的人們在大自然的美景中慢活共存, 究竟,瑞士人的思考和行為模式有哪些奇特之處?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