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縱人心的魔鬼也會被操縱──希特勒身後的魁儡師

可曾有人想過,希特勒這個善於操控人心的天才,也有可能被人操控嗎?

惡劣的環境創造出奇蹟?近代世界的形成,竟是開始於歐洲的壞天氣

如果我們回頭看看歷史,不要太遠,四百年就好──原來世界的改變,一切開始於歐洲「天氣不好」。

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在棒球的世界裡沒有這回事──《臺灣棒球一百年》

本書揭露了作為「國球」的棒球,是如何鑲嵌在臺灣的殖民歷史和國族認同的爭論中?

這是誰的中國?──日本如何影響了近代中華民族主義的形成

在習近平替「中國夢」下的定義中,為什麼特別強調了「中華民族」?

這是沙皇的俄羅斯,也是商人、農奴與乞丐的俄羅斯──《搖擺於歐亞間的沙皇們》

「作為一本面向大眾的俄國史,我認為它無疑是本極為適當的入門書。」

暴風過後,溪仍然在,湖仍然在,海仍然在──吳明益《家離水邊那麼近》

「一條溪可能不只是一條水的線條,她應該是一條獨特的生態系,飽含水分的地方史,一條美與殘酷的界線。」

極度混亂的年代,德國人為什麼接受了希特勒?——《一個德國人的故事》

為什麼希特勒能獲取德國人當時普遍的信賴?為什麼德國人會接受納粹政權?這是個永不過時的議題。

世界軍事史上的大分流──《火藥時代》

這是一部以黑火藥在中國的發展史為經,西方引進黑火藥後、兵器的發展取向轉而與中國不同為緯的比較軍事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