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矛、鮮血、《古蘭經》(上)──穆罕默德的繼承者們

為什麼在穆罕默德歸真後,無論是誰、以什麼方式成為繼承者,都難以徹底服眾?

緬甸軍政府打壓多元族群,企圖塑造一黨獨大的緬族國家

就像歐威爾反烏托邦小說描述的,緬甸軍政府侵入生活的每一面,企圖塑造一黨獨大的緬族國家。

揭開俄羅斯的面紗,由普亭政權主導的實境秀

一個人的十字軍對抗克里姆林宮,單挑普亭的男人。

受害人數有多少?──如何思考蘇聯統治下的統計數據

雖然蘇聯曾有數千座勞改營,進進出出的人數多達數百萬。

赫魯雪夫──以美國為假想敵的蘇俄改革者

有一個流行的笑話描述人們被問及對這種資本主義飲料的看法時,如何在回答了「噁心」之後,連忙跑到隊伍末端準備再拿一杯過來。

史達林時代以後的蘇聯:赫魯雪夫的崛起

黨中央正準備放棄把壓迫使用為控制的手段,並且回歸到赫魯雪夫口中所稱「正確的列寧道路」

公共意識、記憶與蘇聯的轉型正義(下)

2001年12月,蘇聯解體十週年紀念日這天,十五個前蘇聯共和國中有十三個如今由前共產黨員統治。

公共意識、記憶與蘇聯的轉型正義(上)

蘇聯體制把幾千幾百萬人民拖進各式各樣的勾結和妥協行動中。雖然很多人是出於自願,但也有很多好人被迫做出可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