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已經成為一個乞丐國家──沙烏地阿拉伯的「順民」是如何養成的?

沙國王室的統治手腕、石油財富和宗教對服從統治者的要求,加總起來的效果就是讓大多數民眾逆來順受。

讀完《俠隱》,等於把北京的秋冬春夏飲食都吃透

在老北平,最地道、最接地氣的吃食似乎總與酒肉有關!

歷史的彼時與此刻──關於言叔夏的「重複」書寫

「在寫作時,我常覺得不是我在寫這些內容,而是這些東西在複寫我。」──言叔夏

被遺忘的你,其實還有自己──林婉珍《往事浮光》

當我們懂得愛自己比別人多的時候,即便流淚別離,你就走在幸福的路上了。

他用《俠隱》,重建了消逝的老北平

關於昔日的北京,你的想像是什麼呢?在這本《俠隱》中,張北海花了六年時間,把一個消逝的北平都寫了出來。

何謂善終?死亡作為社會研究的起點──《理想的告別》

理想的告別(ideal)就是好的死亡/善終(good)嗎?美國的臨終之路是「我們」目前該學習的取徑嗎?

為女性而寫的改編黑色童話──〈染血之室〉的色情、慾望與物質性

在眾多改編童話的作品中,卡特的短篇小說集《染血之室》無疑是首開先河者。

從遊牧民的視角,認識七至九世紀的歐亞史──《絲路、遊牧民與唐帝國》

這本書談的並不只是中國史,而是從遊牧民活躍的「中央歐亞」的角度重述七至九世紀的世界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