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豐恩:有根的世界主義與新世界史的追尋

這些學者們的專業各不相同,但從不同的角度出發,他們卻共同有著一個類似的目標:追尋一個「新的世界史」。

國防工業加上外來移民,創造了以色列的高科技奇蹟

「在吉布茨與軍事風潮退去後,第三波以色列浪潮崛起。化作科技創新的第三浪潮是我們如今生存之所繫。」

一部橫跨法國四百年的半虛構系譜──《塞納河畔第二十九號座席》

「這是一部由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們,跨越時空,所構成的一部半虛構的系譜。」

黑暗大陸的過去與未來──《非洲:六十年的獨立史》

走過殖民與獨立運動的掙扎,非洲這塊充滿生機的寶地,正在逐漸蛻變。

「你們的錢已在臺灣建立了一個警察國家」──反叛蔣介石政權的異議份子吳國楨

吳國楨是蔣介石重用的行政幹才,私底下對他更是疼愛有加,但這位原來的忠臣,為何最後成為了反叛的異議份子?

未曾離開臺灣的伊能嘉矩──《臺灣文化志》的誕生與重生

伊能嘉矩其實一直以「不具名」的方式與我們同在。或許也可換句話說,他從未離開臺灣,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歐洲能主導近代世界的關鍵,原來是因為中國太和平?

近代歐洲和中國的軍事到底差在哪裡?歐洲又是如何後來居上,打敗最早發明火藥的中國?

誰是清末科技落後的元兇?《火藥時代》說,儒家其實揹了一個大黑鍋

中國軍事技術為何大幅落後西方?阻止科學進步的是儒家思想,還是另外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