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猶太裔作家見證歐洲城市的起落──茨威格與他的維也納

《昨日世界》是十九世紀末奧地利作家茨威格的自傳式小說,以歐洲文人的故事帶出人與城市的關聯。

啟蒙時代給了我們什麼?

也許啟蒙時代的結果真的像盧梭說的那麼糟,但如果這些進展沒有發生,世界會不會變得更糟呢?

50年前,一本要求處方藥罐需要標示內容物的書,竟然引起美國社會的兩派論戰?

「病患應該要選購藥物,正因為他們是俘虜消費者,他們有權利知道自己買的是什麼,以及要花多少錢。」

從反抗鎮壓到鎮壓反抗,史達林如何從革命者成為獨裁者?

為什麼許多街頭出身的反抗者到最後,變成了有名的獨裁者?

中共贏得國共內戰的關鍵是武裝鬥爭?毛澤東:筆桿子同樣重要

毛澤東曾說過:「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要先造成輿論,總要先做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

如何度過最後的日子?面對生命末期,日本人選擇善終的方式

當死亡方式成為個人選擇的領域,如何用自己的方式選擇「善終」因此成為了關注焦點。

江懷哲:一部功虧一簣、見樹不見林的東南亞史──《亦近亦遠的東南亞》

石澤良昭認為,東南亞史是一部與自然環境共生的長篇生活史故事,是一部自我成長的歷史。

一場即使達成停戰協議,也未曾結束的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

為何會有第一次世界大戰?為何會動員這麼多人?造成這麼大的損失,卻沒有一個清楚的動機與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