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士,他們擁抱赤裸的自由!

論及裸體入浴,便不得不提及瑞士流行的洗桑拿與蒸氣浴,因為這些洗浴場大都是男女混浴。

「他們」決定了東南亞的團結!──四位左右東協成敗的政治強人

為了要讓東協能夠團結,各個硬派的東南亞領導人也做了不同的犧牲跟妥協——對共產主義深刻的恐懼以及強大的領導人終促成了東協之間的友誼。

十月起義的先行者、共產理想的殉道人──托洛茨基,一生不斷革命的鬥士

十月革命成功了,布黨獲得政權,但托洛茨基在列寧中風後,卻變成了黨的「反對派」。

東協國家能夠團結的關鍵因素?對共產主義的恐懼!

東協的五個創始國很害怕共產主義,因為,它們都曾經歷過共產主義者的暴亂。

我正式宣布,臨時政府已經不存在!──一場快速、沒有流血,令整個彼得格勒都喝醉的暴動

「軍隊之迅速走向蘇維埃,以及革命軍事委員會之卓越,要特別感謝托洛茨基同志。」

帝國體制已經消失,但我們真的告別殖民了嗎?

在帝國已經不存在的情況下,也可能出現與帝國無涉、卻又是切切實實的殖民活動。

推翻臨時政府、實踐社會主義,讓一切權力歸於蘇維埃!──1917年,列寧武裝起義的前夕

今年適逢俄國十月革命一百週年。不過十月革命值得紀念嗎?托洛茨基值得研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