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無法扭轉的全球化,人類如何透過全球史認識世界?

在絕大多數時後,歷史學家總是根據本身的世界觀或生活環境,找出自己認為最特別、最重要,或單純覺得最有趣的議題,一股腦地往裡頭專研。後續衍伸出來的有趣現象是,針對單一時代、國家或主題的研究,往往會出現天差地別的見解。雖同為歷史知識的追求者,但史家之間的差距,有時遠比外人所能想像的還要大上許多。

正因為如此,認識不同史家及史學理論的形成過程與內涵,應當獲得人們的大量關愛眼神。歷史研究不是單純地排列人、事、時、地、物而已,還牽涉到更多複雜內容,特別是史家的問題意識。基於什麼樣的前提與目的問什麼樣的問題,關係到的不只是他如何引導人們看待過去,也多少影響到如何解讀當前現況。回顧史學研究的發展歷程,有助於讓我們將不同觀點放在一起共同對話,重新釐清目前究竟處在何方。

遍及全球的航空路線,代表了全球化後的現代世界。(Photo Credit:Jpatokal, CC BY-SA 3.0,來源:https://goo.gl/dAvNaj)

在我們所生活的當下,「全球史的發展」顯然是個相當值得認識的主題。畢竟這是個資訊、物品,在大規模交換的條件下所構築的世界,更重要的是,交換速度越來越快,成本卻呈現不斷下降的趨勢。隨之而來的各種社會、文化現象,無論好壞都是需要進一步認識的對象。該如何解讀這樣的世界,自然也會吸引總是充滿好奇心的歷史學家。

然而,就如同許多專有名詞,「全球史」的意涵好像簡單易懂,但要說明卻又存在許多難以一言道盡的複雜之處。面對如此重要的研究潮流,由德國學者撰寫的《全球史的再思考》What is Global History),則試圖以較為理論性的角度,好好剖析其獨到之處,以及如何有助於我們重新認識當下。

《全球史的再思考》共分為十個章節。段落分章看似清楚明確,但實際閱讀後不難發現,許多論述有相當程度的重疊之處。大致來講,本書內容可以簡化為以下三大方向:一,全球史的內涵;二,相較其它以「世界」或「全球」為背景的研究,全球史的獨到之處;三,全球史的功能,或者是能帶來什麼樣的啟發?

在本書作者心中,全球史毫無疑問地具備許多好處,應當多加予以重視,但並不因此而斷定其具有不可替代的價值。說穿了,全球史要能發揮應有功能,關鍵還是在於史家的問題取向,「它只是眾多研究方法中的一種,比較適合用來處裡某些問題與議題,至於對付其他問題就沒那麼合適了」。

本書繼續補充說到,「全球」這個字眼可能會令人誤會,這個領域的研究無所不能、無所不包;但事實是,切莫不應該等同於「涵蓋一切的歷史」,或是認定所有事物都能從全球史的角度為出發點。因為全球史的重點其實是在於,某個地區的人們,如何與其它地方連結、交流後的轉變,也就是說:

全球史的核心關懷在於流動與交換,以及超越國界與各種邊界的過程;全球史的出發點是相互依賴的世界,而事物、人群、思想與制度的交流則是其關鍵課題。

建立在這項前題上,全球史的時間或空間範圍相當具有彈性,因此能夠適應不同類型的主題,進而提供相當豐富的研究成果。不過相對的,更有必要適時地界定討論範圍,以確保問題不會漫無邊際;而且切莫過度一相情願地斷定,所有人、事、物都處在交互流動的狀態,「獨立而生」的情況並非不可能。

更深入分析的話,全球史與其「競爭對手」存在不少明顯差異,本書提到的比較案例之一即為著名「世界體系理論」。簡單來說,該理論認為世界歷史可視為「核心」、「邊垂」與「半邊垂」區域,以及西方成為世界唯一核心區域的過程。這種觀點從經濟結構的角度,打破了以民族國家為出發點的政治性侷限,並且為歐洲的重要性提出可供觀察的角度。但過度強化經濟的力量,很容易將世界體系的形成,視為不證自明的存在,彷彿所有事物都是為此而出現。更麻煩的問題在於,以另一種方式再次強調了歐洲中心論。

伊曼紐・華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世界體系理論的主要奠基者。(Photo Credit:Alexei Kouprianov, CC BY-SA 3.0,來源:https://goo.gl/FUCFrc)

又或者像「多元現代性」的理論,雖試圖擺脫歐洲中心論,從各文明的特殊樣貌觀察世界局勢。但這種態度至少蘊含兩個風險:首先,過度斷定某一文明,自古以來擁有著不曾改變、不斷延續的狀態;其次,過度強調特殊性,等於忽略了文明間的互動交流,甚至暗示「不可比較性」,而且更是以另一種中心論取代歐洲中心論。

全球史的彈性使之比起上述研究方法,更能看出不同層級、規模的社會、文化或人群,如何影響彼此的交流互動,從而宏觀不流於空泛,微觀而又不會過度瑣碎。當然,既然關注的焦點不再必須有不可變動的前提,自然也能跳脫歐洲中心論與民族史觀,發現更多書寫歷史的可能。

英國本初子午線的標示,一定程度上象徵歐洲中心論的世界觀。(Photo Credit:ChrisO, CC BY-SA 3.0,來源:https://goo.gl/ETJ5Si)

說到「全球史為誰而寫?」,《全球史的再思考》理所當然地認定是現代人類:「在我們這個全球化的當下,全球史的貢獻,就是讓人們理解吾人所生活其中的世界。」內文提到,歷史學家的責任是為人類提供認識世界的途徑,面對無法扭轉的全球化,人們得以從過去案例,反省與衡量箇中利弊得失,並且不會落於過度狹隘的眼界而毫不自知。

持平而論,即便不是歷史學科出身的讀者,勢必也能從《全球史的再思考》獲得不少益處。本書固然是基於歷史研究而寫,但也對於各種解讀全球化的理論,提出許多有趣觀點。而且即便無法認同全球史的價值觀,依舊能從中認識另一種觀察世界的方式。

話雖如此,《全球史的再思考》很難稱得上是一本有趣讀物。如同大多數理論性書籍會有的共同特徵,文中出現非常大量的專有名詞與概念,僅以少數案例為輔助說明。事實上書中提到的概念並不算是特別艱澀難懂,讀者只要另外套上與之相對應的案例就能迅速理解。不過光是如此,無疑就是一道相當麻煩的閱讀門檻。如同今日如果準備遊玩一個遊戲,再冗長的遊戲規則說明,始終不如讓人實地操作來得容易理解,更何況本書始終只有規則說明,鮮少操作範例。同樣降低閱讀樂趣的還有,可能受限於外文文法,本書許多文句就好比維多利亞時代的英文,往往長到無法一口氣閱讀完畢,來回閱讀兩三遍以自行斷句實屬常態。

《全球史的再思考》絕對是本值得推薦的好書,但閱讀的過程並不輕鬆簡單,缺乏有趣的故事情節,或是可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圖片,有時甚至會讓人失去繼續下去的耐心。但獲取知識在許多時候從來就不輕鬆,而本書的獨特性質,更讓這個過程變得更有挑戰性。

Print Friendly
王健安

王健安

喜歡觀看圖像,找尋其中意涵。渴望總有一天能依據16世紀的地圖和導覽手冊,用雙腳遊歷羅馬城。著有《用觀念讀懂世界歷史:上古至地理大發現》(合著)、《用觀念讀懂世界歷史:科學革命至當代世界》等書。
王健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