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海道的這家書店,除了閱讀還可以發現「生活」!

蔦屋函館店的「百家第一」,就是指將品牌風格加上當地人的需求,成為提供社區活動場所的示範店。

瀟湘神:人就是生活在怪談裡

怪談在當代的處境,或許值得我們問一個問題:怪談在現代,還有意義嗎?

和大自然一起閱讀!──日本森林裡的書本市集

ALPS BOOK CAMP結合戶外環境、書本以及露營元素,是在山林裡的書本嘉年華。

為貓奴而設的貓咪圖書館

在愛貓成癡的日本,存在好幾家「貓咪圖書館」──為貓奴而設的貓咪圖書館。

他教過袁世凱的兒子,曾認為中國毫無希望,最後卻成為中日親善的先驅

日本的民主是經過長期演變而來,想理解它就得從「大正民主運動的理論先驅」的吉野作造下手

胡晴舫:終於日本的村上先生

「我任何地方都可以去,任何地方也去不成。」

不好意思,京都不是日本:民族學家梅棹忠夫的京都「探檢」

在作者的「探檢」之下,京都人一點都不像日本人。換句話說,京都根本就不是日本。

捨棄「花之都」幻想之後,京都的陰影與榮光

有著「花之都」名號的京都,是歷經什麼樣的時代與變遷,才演變成今日的形態?

聽政府的、教授的,還是學生的?——抗戰前夕,讀書與救國的抉擇

《抗戰前的清華大學》向讀者揭開了圍繞在這所民國時期高等學府的進退兩難困境

內在世界的朝聖之旅──讀澤木耕太郎《午夜快車》

我們或可將書中的「旅行」象徵化,將其視為一趟作者自我價值的追尋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