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一則關於同理心的謊──日本醫療小說《惡醫》

病人不懂醫生的立場;醫生也不瞭解病人的心情。如此一來,醫生與病人是兩條永遠的平行線。

50年前,一本要求處方藥罐需要標示內容物的書,竟然引起美國社會的兩派論戰?

「病患應該要選購藥物,正因為他們是俘虜消費者,他們有權利知道自己買的是什麼,以及要花多少錢。」

如何度過最後的日子?面對生命末期,日本人選擇善終的方式

當死亡方式成為個人選擇的領域,如何用自己的方式選擇「善終」因此成為了關注焦點。

胡培菱:海拉細胞的種族與道德爭議,一段光榮又醜陋的醫療史

許多科學發明的成功,皆是因為海拉細胞的存在,然而其背後卻有著醜陋的故事。

從難登大雅到登堂入室—解剖學如何成為醫學生的必修課

以往內科醫生對解剖學的訓練沒有什麼興趣,因為揮刀解剖對內科行醫診症沒有什麼用。

醫學上那些最重大的進展,都是在戰爭的壓迫之下誕生

自古以來,戰場一直是新的手術技巧、技術發展和應用的舞台

知識熱愛者的書單──2014年十本重要的歷史研究著作

你想知道專業的歷史學者過去一年做了些什麼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