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異議人士:為希特勒下註腳的男人(下)

歷史省思背後的自我省思,使得他的著作具有旁人無法企及的強度與力量。

永遠的異議人士:為希特勒下註解的男人(上)

他不僅寫出了德國歷史,他自身就因為德國歷史而深受磨難。

他向德國人解釋德國:以春秋之筆記錄世界的記者哈夫納

哈夫納憑藉著犀利和原創的觀點,逐漸在德國新聞界建立超然的地位。

從俾斯麥的創建到希特勒的毀滅,德意志國是否一去不復返?

德意志國「以三場戰爭做為序幕,然後以兩場駭人聽聞的世界大戰收尾」。

歷史的陰影並未遠去──致納粹時代的受難者書單

在整個人類歷史上,沒有哪一個帝國像納粹第三帝國一般,被如此廣泛地討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