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日本的百年戰爭,到中共的悲壯使命——《大東亞戰爭肯定論》的預言

林房雄真正想要論述的是,替終戰 20 年後的日本,找回一點自信與尊嚴。

一九四五年, 現代世界誕生的時刻:在終戰後的廢墟中,如何重新想像未來?

一九四五年,確實是一個新時代的起點,並且創造了我們生活的當代世界。

臺灣作家筆下的「抗戰」

陳蕙貞的「抗戰」書寫是瑣碎的,不同於大論述視野之下的書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