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給世界的警世錄,獻給戰爭的鎮魂歌──讀水木茂《漫畫昭和史》

《漫畫昭和史》描寫的並不是別人的歷史,而是一段我們的父輩、祖父輩曾經驗過或者可能會遇上的歷史。

我追捕過艾希曼!──寫下歷史的納粹獵人行動

「這將是史上頭一遭,猶太人自己審判殺害族人的兇手。」摩薩德的頭頭這麼說道。

徘徊在兩個祖國之間:臺灣第一位飛行員謝文達的一生

謝的一生,不僅是其個人的生命史,更是一個二十世紀中、 日、臺多方關係的縮影。

永遠的異議人士:為希特勒下註腳的男人(下)

歷史省思背後的自我省思,使得他的著作具有旁人無法企及的強度與力量。

永遠的異議人士:為希特勒下註解的男人(上)

他不僅寫出了德國歷史,他自身就因為德國歷史而深受磨難。

除去英雄或妖魔的外衣,我們該如何認識獨裁者希特勒?

作為獨裁者希特勒到底特殊在哪?納粹政權為何獨一無二?

良知就是他心中的尺度:哈夫納,一個德國人的故事(下)

隨著哈夫納的去世,德國不但失去了最嚴厲的批判者,同時也失去了最聰明的捍衛者。

良知就是他心中的尺度:哈夫納,一個德國人的故事(上)

哈夫納的生平充滿傳奇性,二十世紀的德國史幾乎等同他個人的歷史。

絕地重建的「思考」與「判斷」──讀漢娜・鄂蘭《責任與判斷》

透過「以職務服從作為道德法則」的託辭,鄂蘭發現:納粹黨人喪失了「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