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過後,溪仍然在,湖仍然在,海仍然在──吳明益《家離水邊那麼近》

「一條溪可能不只是一條水的線條,她應該是一條獨特的生態系,飽含水分的地方史,一條美與殘酷的界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