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對納粹的迷思:大屠殺為什麼會發生?

人類從來都不因為一場屠殺成為過去歷史被悼念,就真的離開了孕育極端狀態的土壤。

我追捕過艾希曼!──寫下歷史的納粹獵人行動

「這將是史上頭一遭,猶太人自己審判殺害族人的兇手。」摩薩德的頭頭這麼說道。

永遠的異議人士:為希特勒下註腳的男人(下)

歷史省思背後的自我省思,使得他的著作具有旁人無法企及的強度與力量。

除去英雄或妖魔的外衣,我們該如何認識獨裁者希特勒?

作為獨裁者希特勒到底特殊在哪?納粹政權為何獨一無二?

絕地重建的「思考」與「判斷」──讀漢娜・鄂蘭《責任與判斷》

透過「以職務服從作為道德法則」的託辭,鄂蘭發現:納粹黨人喪失了「思考」。

平行時空的「美國隊長」──讀菲力普・羅斯收山之作

書名讓人想起希臘神話的復仇女神,同時它也有另一層意思:無法越過的難關。

如何從二戰後的女性刻板印象,認識跨性別者的自我認同?

蘇珊・法露蒂在本書重新認識了晚年進行變性手術的父親,以及他一生的行事。

從過去認識我們所生活的當下──讀《1946:型塑現代世界的關鍵年》

本書主要呈現給讀者的,是世界局勢如何在 1946 年從戰後狀態,逐漸邁向冷戰時代。因此,本書始終圍繞在三個重要且彼此相關的議題上:1. 美、蘇之間的緊張與不信任,2. 戰後歐洲局勢的重整,3. 後殖民時代的國際局勢。

無所事事的西方青年,在教宗的號召下成為瘋狂殺戮的十字軍,卻喊著主耶穌的名

西元 1095 年 11 月 27 日,教宗伍朋二世(Urban II)在克萊蒙會議中致詞,號召發起第一次十字軍運動。

與心中的父親對話——讀《環城大道》

《環城大道》是以二戰下的法國社會作為書寫背景,透過一名男孩尋找生父的經歷與個人獨白,呈現出人與人、人與生活,乃至人與時局情勢之間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