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歐洲能主導近代世界的關鍵,原來是因為中國太和平?

近代歐洲和中國的軍事到底差在哪裡?歐洲又是如何後來居上,打敗最早發明火藥的中國?

誰是清末科技落後的元兇?《火藥時代》說,儒家其實揹了一個大黑鍋

中國軍事技術為何大幅落後西方?阻止科學進步的是儒家思想,還是另外的因素?

火藥興起,為歐洲的新時代拉開了序幕

深度的計畫是鄂圖曼軍事機器運作的典型特徵,因此鄂圖曼人在提出專門需求的火藥時代顯得得心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