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鄉民進來看熱鬧」的方唐鏡如何成為律師?

一個具規模的外來制度,如何進入一個陌生的環境,進而向下紮根,從本質上改變這個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