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與偏見,造就美國醫療史上最大污點──《髒血》

在當時梅毒明明是一項可治療的疾病,怎麼會有人願意參加「塔斯基吉梅毒實驗」?

細菌—人類的生命共同體

這就如同天秤兩端的善與惡,有時單一個細菌本身就包辦了這兩種特質。

同治皇帝是死於梅毒嗎?──一個現代醫生的意見

同治皇帝十八歲親政,十九歲就掛了,政治上幾乎沒有什麼建樹。

寫實、詭譎與美感的交織──讀《病玫瑰:354幀影響現代醫療的疾病繪畫》

在照相機還沒發明或攝影技術尚未成熟的時代,醫者與解剖學家該如何「留住」眼前甫完成的人體解剖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