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西迪:我想用藝術家的身分,對宗教狂熱主義做出某些回應

雖然體裁獨特,小說本質意外充滿良善。「是的,這部小說幾乎是由一系列的愛情故事所組合而成。」魯西迪同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