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與偏見,造就美國醫療史上最大污點──《髒血》

在當時梅毒明明是一項可治療的疾病,怎麼會有人願意參加「塔斯基吉梅毒實驗」?

疫病眾生相:在發現治療法之前,公民與科學如何對抗愛滋病?

這本書不僅涉及醫療史,也涉及性別平權運動,更有許多鮮活的個人情感與回憶。

當醫學成為與上帝博弈的骰子,病人該如何自處──讀《科倫醫生吐真言:醫學爭議教我們的二三事》

醫療糾紛頻傳的現代社會,人們似乎逐漸體認到:醫學同時有其專業與極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