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毓荃:是誰定義了我們的精神疾病?

對於許多人而言,精神醫學已不再是關乎他者的事情,而是一個非常切身的問題。

書房大掃除:如何解決清不完的待讀之書?

買書以後就擱在書架上,時間久了反而變成不讀書,為何會有這種矛盾的現象呢?

主導人類道德判斷的力量,是理性還是直覺?

理性並不如人類所想的那麼威,真正主導道德行動與道德判斷其實是直覺。

跨越時空與虛實,通靈少年的心靈神話

在《少年凡一》信手拈來的從容裡,照見了誰都在宇宙與家的原型裡,不離不棄。

迷宮:艾瑪 ‧ 榮格的婚姻與精神分析的早期發展

《迷宮》是第一部主流出版的書籍,肯定了艾瑪在精神分析上的專業,也肯定了她是這門學科發展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搞笑諾貝爾獎心理學獎證明:「越愛自誇的人,事實上可能越無知」

為什麼有的人明明能力不怎麼樣,卻特別自信,總愛誇誇其談?為什麼睿智的人反倒行事低調、惦惦吃三碗公?

與榮格一起思考,在夜晚與黎明交會的時刻

古人把救贖的話語稱為邏格斯(logos),表達神聖的理性。人有相當多不理性,需要理性來救贖。

我們無法避免身體的衰老,但可以永保對生命的激情!

熱情不需要隨著時間推移而減緩,認為一個人對於生命的熱情會隨著歲月逝去完全錯誤。

向下流動的社會來臨──這群被國家集體棄養的青年世代

在前現代社會中,宗教或是社會共同體提供了個體存在所需的理由。

寫下心理學、神經科學暨免疫學研究新頁:《我發瘋的那段日子》

醫學新發現,就好比一把更大的「篩子」。擁有這把新篩子之前,我們極可能誤診某些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