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對納粹的迷思:大屠殺為什麼會發生?

人類從來都不因為一場屠殺成為過去歷史被悼念,就真的離開了孕育極端狀態的土壤。

操縱人心的魔鬼也會被操縱──希特勒身後的魁儡師

可曾有人想過,希特勒這個善於操控人心的天才,也有可能被人操控嗎?

極度混亂的年代,德國人為什麼接受了希特勒?——《一個德國人的故事》

為什麼希特勒能獲取德國人當時普遍的信賴?為什麼德國人會接受納粹政權?這是個永不過時的議題。

「希特勒對德國難道沒有貢獻嗎?」——這些年,德意志在歷史與記憶間的掙扎

德國在戰爭的前、中、後所遭逢的困境與劫難,分別為何?

永遠的異議人士:為希特勒下註解的男人(上)

他不僅寫出了德國歷史,他自身就因為德國歷史而深受磨難。

除去英雄或妖魔的外衣,我們該如何認識獨裁者希特勒?

作為獨裁者希特勒到底特殊在哪?納粹政權為何獨一無二?

從俾斯麥的創建到希特勒的毀滅,德意志國是否一去不復返?

德意志國「以三場戰爭做為序幕,然後以兩場駭人聽聞的世界大戰收尾」。

良知就是他心中的尺度:哈夫納,一個德國人的故事(下)

隨著哈夫納的去世,德國不但失去了最嚴厲的批判者,同時也失去了最聰明的捍衛者。

黑中有白,白中有黑:不含傳說的普魯士(下)

俾斯麥終於讓普魯士「吃飽了」,不必再進行擴張,但普魯士卻逐步邁向死亡。

政治犯與同性戀在囚牢中的徹夜長談

第二天早上,德國警方傳喚蕾妮,因為他們發現蕾妮和死去的女孩是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