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培菱:海拉細胞的種族與道德爭議,一段光榮又醜陋的醫療史

許多科學發明的成功,皆是因為海拉細胞的存在,然而其背後卻有著醜陋的故事。

歧視與偏見,造就美國醫療史上最大污點──《髒血》

在當時梅毒明明是一項可治療的疾病,怎麼會有人願意參加「塔斯基吉梅毒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