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誰的中國?──日本如何影響了近代中華民族主義的形成

在習近平替「中國夢」下的定義中,為什麼特別強調了「中華民族」?

暴風過後,溪仍然在,湖仍然在,海仍然在──吳明益《家離水邊那麼近》

「一條溪可能不只是一條水的線條,她應該是一條獨特的生態系,飽含水分的地方史,一條美與殘酷的界線。」

未曾離開臺灣的伊能嘉矩──《臺灣文化志》的誕生與重生

伊能嘉矩其實一直以「不具名」的方式與我們同在。或許也可換句話說,他從未離開臺灣,

當新港少女遇上福爾摩沙三族──從歷史漫畫看19世紀臺灣的多元族群

這本《新港少女李樂》繪製了19世紀末開港通商後,平埔原住民、漢人及西方傳教士如何互動的故事。

觀照臺灣的三種視角──山、海與平原

分別從山、海、平原的角度觀看,能讓我們更明白這個島嶼的撕裂與一體。

借鏡美洲反視臺灣,原住民生態的再想像

曼恩認為有些保育主張是堅持維護「純淨」荒野的想像,是一種生態虛無主義。

書寫台灣:一位日本文學家的日月潭遊記

古人所謂的水社八景中的「山水洪秀」在此可以一目了然地盡收眼底。

臺灣各原住民族中, 誰是三百多年前荷蘭人筆下的『文明人』?

隨著荷蘭東印度公司領地範圍擴大,其官員對不同人群的「文明化」程度也有著不同的評價。

原住民是不能照顧自己?還是不被允許?──讀《伯特利:被遺忘的都市部落》

歷經長達四年的蹲點研究,忠實記錄新北市的「伯特利幼兒園」,如何以部落傳統集體照顧的形式,照顧在都市的原住民孩子。

尋根之旅:古查布鞍的回家之路

四月,彷彿春天才小小停駐,帶來更多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