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乃自由之化身,文字乃思想之砲火──讀《書本也參戰》

如果你是即將要上戰場的二戰美國士兵,你會帶上那些隨身物品?

戰場上的士兵是假裝開槍,抑或模擬開槍?

我們先在腦海裡面想像一下美國南北戰爭期間一位新兵的作息情形。

二戰中,那段以鈰元素維繫生命的集中營歲月

事隔三十年,我很難說清楚1944年11月那個有我名字,號碼174517的是個什麼樣的人。

在冷戰前夕的 1946年 ,秘密準備對抗世界的蘇聯與史達林

史達林於1945年7月前去參加波茨坦會議時,知道美國人已準備好測試該炸彈。

既沒有和平也沒有戰爭的年代

二戰在一九四五年結束時,全世界要面對的新問題才正要開始。

德軍占領期的黑暗歲月,沮喪中依然優雅的環城大道

十七歲時,我第一次遇見他。「我是你爸爸……」

當書本邁入前線作戰: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募書運動

前線的士兵不僅手中需要一把槍,心中也需要一個理念。

深夜彈奏的自由──讀《法蘭西組曲》

一九四〇年的戰爭和災難將成為回憶,成為歷史的一頁。但是我,只要我活著,我就不會忘記靴子踏在地板上所發出的深沉而富有節奏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