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草原民族認識中國:起於安史之亂的歐亞世界六百年

作者:蔡偉傑(印第安納大學內陸歐亞學系博士)

近年來,臺灣出版界引介日本歷史學界的研究成果不遺餘力。其中關於蒙古與內亞遊牧民族歷史的部分,則以杉山正明教授的作品為主。杉山正明現為京都大學大學院文學研究科榮譽教授,專攻蒙古帝國史與內陸歐亞史。他曾於一九九五年以《忽必烈的挑戰》一書榮獲三得利學藝獎,二〇〇三年獲得第六屆司馬遼太郎獎,二〇〇七年以《蒙古帝國與大元兀魯思》一書榮獲日本學士院獎,是僅次於日本文化勳章的崇高榮譽。

而今天擺在讀者眼前的這本《疾馳草原的征服者:遼、西夏、金、元》,則是作為日本講談社中國史系列叢書的第八冊,日文原版於二〇〇五年發行,中國稍早於二〇一四年由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發行了簡體中文版,由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的烏蘭教授與內蒙古外國語職業學院的烏日娜兩位老師合譯,並由復旦大學姚大力教授撰寫推薦序。[1]

如今臺灣商務印書館引進了完整的講談社中國史系列,並且全部重譯,這種大手筆在今日規模日益縮小的臺灣出版界中,可說是難能可貴。由於姚大力教授先前已經針對本書的內容與寫作立場做過評述,為免重覆,本篇導讀則以介紹本書主要論點以及新近的相關研究成果為主,以供讀者按圖索驥。

臺灣商務「中國・歷史的長河」系列書

中國史與世界史的脈絡交會

本書的書名雖已提示了主要內容,但實際上所涵蓋的範圍要廣泛得多。上自中唐的安史之亂,下至蒙古帝國的崩潰,都包含在內。本書除前言與結語外,正文共分為六章,另外書末附有主要人物略傳、歷史關鍵詞解說與年表等,方便讀者利用。

前言揭示了作者意圖將這段六百餘年的中國歷史放在世界史脈絡中來考察的宏大構想,作者認為,在大元兀魯思(即元朝)出現之前的中國,是所謂的「小中國」。雖然唐朝初期曾經將政治勢力擴張到中華本土(或譯為中國本部)以外,但是實際上這段時期相當短暫,只有三十年左右,僅能算是瞬間即逝的大帝國。

自中唐以降的中國,包括北宋與南宋的疆域都相對較小,即便加上遼、金與西夏的領域,也頂多只能算是中型規模。到了元朝之後,無論是明或清,在疆域上都大為擴張。可以說中華的領域自蒙古時代以降大為擴展,由「小中國」走向了多民族的「大中國」。

在這段時間內,除了中國以外,歐亞世界同時也發生了劇變:在歐亞東部由粟特系領袖發起的安史之亂失敗了,但在歐亞西部伊朗系領袖的舉兵卻成功了建立了阿拔斯王朝(The Abbasid_ dynasty)。回鶻的衰微造成了突厥系人民往西遷徙,從長期的觀點來看,這也造成後來「突厥—伊斯蘭時代」的展開。

契丹人建立遼朝,之後被女真人擊敗後又往西遷徙,在中亞建立了西遼,而後來的蒙古帝國更是橫跨了歐亞大陸。甚至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由過去的神學思想朝理性思辨的轉變,還有藉由資本主義而誕生的觀念,都是受到以蒙古為中心的東方所影響。這些情況都說明中國史的發展對世界史所造成的影響,故有必要將中國史放在世界史的格局中來探討。

起於安史之亂的歐亞世界六百年

在前言交代完了全書架構之後,第一章「巨大變貌的前奏」則是從時間尺度與歷史分期來探討唐朝史。作者主張,不能將唐朝將近三百年的歷史視為一個整體,特別是唐初的世界帝國結構,實際上並未持續到唐末。他也批評已故東京大學名譽教授西嶋定生所提出以唐朝為東亞文化圈中心的說法,實際上是一種日本人以漢字文化圈為出發的偏頗觀點。而冊封體制論認為草原國家是受到唐朝冊封的屬國,則與事實相距甚遠,回鶻與黠戛斯基本上與唐朝都是處於對等的關係;而整個歐亞東部世界的大變動,則始於安史之亂。

作者強調了安祿山出身為營州雜胡的文化與種族多元性,並且批評了漢文史料對安祿山的汙衊與偏見。而安史之亂本身就具有國際化的性質,例如唐朝仰賴了回鶻與大食的援軍而得以獲得最終勝利,但也因此受制於回鶻。唐代後期在歐亞東部形成了回鶻與吐蕃兩強爭霸的局面,而九世紀中葉回鶻與吐蕃這兩大強權的崩潰,也成為後來契丹與沙陀興起的背景。

安祿山畫像(via https://goo.gl/RX4G3g)

第二章「邁向契丹帝國的道路」,則以《將門記》與《扶桑略記》中,記載日本已經得知西元九二六年契丹滅渤海國的消息一事為引子,舖陳出當時契丹勃興於東北亞的情勢。而稍早於九二三年,突厥系的沙陀軍閥李存勗稱帝,建立後唐,並且滅了由篡奪唐朝的朱全忠所建立的後梁政權,華北自此落入沙陀之手。作者特別強調了耶律阿保機在創立契丹帝國的過程中,突破傳統草原可汗選舉體制,完成中央集權的部分。

契丹帝國繼承了自中唐以降在中國本部東北一帶積蓄的多種族力量,採納了來自燕地的韓延徽與韓知古等人的建議,建立起一個二元的畜牧、農業與都市的複合國家。然而沙陀系的華北五代政權仍舊是以農業為主的傳統中國式國家。沙陀與契丹南北兩大政權的爭霸成為後來的歷史基調。

第三章「邁向南北共存的時代」則聚焦於沙陀與契丹之間的戰爭,基本上雙方互有勝負,契丹雖佔上風,但並不具有絕對優勢。作者在此批評了歐陽修《新五代史》與司馬光《資治通鑑》記述偏頗,將契丹與沙陀的戰爭視為是夷狄與中華之戰。他認為,沙陀政權的本質為無序而殘暴的軍事聯盟,實難以視其為過去的中華。另外,作者也強調耶律阿保機崩逝後,出身回鶻的述律皇后月里朵在維持遼朝聲勢與選擇阿保機繼任者上的關鍵地位。

耶律阿保機長子耶律突欲和次子堯骨之間的權力鬥爭,也造成了遼朝統治階層內部的動盪。耶律突欲原先貴為皇太子,在契丹滅渤海國後負責治理在渤海故地新成立的東丹國,但是治理成效不彰,又與月里朵太后關係緊張,最後在皇位鬥爭敗下陣來,後來甚至離鄉投奔後唐李嗣源,被作者視為悲劇性人物。而契丹一度成功使華北的沙陀政權後晉成為屬國,直到西元一〇〇四年北宋與契丹簽訂澶淵之盟後,南北和平對峙的國與國關係才確立下來,直到蒙古帝國興起才又打破這個局面。

第四章「造訪已消失的契丹帝國—眺望歷史與現在」則有兩條主軸,一為作者於二〇〇四年八月底至九月初在內蒙古的調查活動,造訪了慶州(位於赤峰市巴林右旗境內)的白塔與慶陵、遼上京與耶律阿保機祖陵等遼代遺址,另一則為契丹遼朝的遺產與史論。作者感嘆了遼史研究材料的稀缺,並認為蒙古帝國似乎不願意見到有關契丹的歷史材料傳世。他認為契丹的國號先後共有三種,即「契丹國」、「大契丹國」與「大遼國」,每個國號的產生背後都有政治因素。

另外,作者在內蒙旅行時見到草原的沙漠化問題已經十分嚴重,並且批評了中國的生態移民政策,認為遊牧民被迫定居為畜產農戶,被捲入現金經濟的浪潮當中,結果可能更加貧困。最後作者總結,契丹的前身為拓跋,而其後繼者則是蒙古,但契丹不僅是歐亞內陸世界的繼承者,同時也是唐朝的繼承者,這點從耶律阿保機於唐朝滅亡後的九〇七年即契丹大汗位,而且唐與契丹的皇帝陵形制相同可以得見。

遼太祖,耶律阿保機(via https://goo.gl/sVKr3h)

第五章「亞洲東方的多國體系」討論西夏與金朝的歷史。作者認為党項人建立的西夏並未留下系統記載,而以西夏文寫成的文書又多屬斷簡殘編,遠不足以構建其歷史輪廓,因此必須仰賴如《資治通鑑》一類的中國典籍,主要的關鍵也是在於蒙古帝國並未留下太多關於西夏的記錄。

然而,西夏對蒙古帝國的影響不容忽視,例如西藏文化就是透過西夏而傳入蒙古帝國。至於女真人建立的金朝,則是在一一一四年由完顏阿骨打率領女真人反抗契丹,並於一一二五年滅遼,一一二七年滅北宋。取代遼成為東亞的強權。作者認為除了宋朝以外,其實遼、西夏與金,都具有中華色彩,也就是說當時曾經存在著不同的中華國家,而東亞以可以被視為以澶淵模式為主的多國體系。

第六章「在橫跨歐亞的蒙古帝國領域之下」,則探討成吉思汗與他於一二〇六年一手創建的大蒙古國如何成為橫跨歐亞的大帝國。作者除了提及金朝當時在章宗統治下專注於國內事務,未能防範成吉思汗一統蒙古諸部以外,而且還強調了高昌回鶻與契丹人投靠蒙古,對於後來帝國擴張的正面作用,後來蒙古西征滅西遼、花剌子模與西夏等;繼任的窩闊台汗則滅金朝,並且在蒙古本部建立新都哈剌和林,並命拔都西征,征服了欽察草原、俄羅斯與東歐。

成吉思汗(via Wikipedia)

第四任大汗蒙哥則派遣其弟旭烈兀進軍伊朗,並且滅了阿拔斯王朝。到了忽必烈汗滅亡南宋,蒙古帝國已經成為有史以來最為龐大的歐亞帝國,不僅統合了遊牧、農業與城市地區,而且向海洋擴張。最終,蒙古帝國的崩潰與十四世紀氣候異常的小冰河期有所關聯。

在結語中,作者認為突厥與唐朝都是瞬間的世界帝國,霸權都是稍縱即逝。而契丹國則是一種統一草原與中華體系的新形態國家實驗形式,沙陀政權內部則比契丹更加複雜,但是缺乏明確的國家計劃,也缺乏軍力與政治力來一統諸勢力。北宋則是繼承了五代沙陀政權以來的形勢,為了從軍閥手中奪回兵權而立下文治的立國方針,但也因此在軍事上處於劣勢,拜「澶淵之盟」所賜,才得以維持下來。

西夏與金都是作為部族聯盟與多種族的混合體國家,但是兩者在國家規模與地域上存在很大差異。特別是金,原先很有可能在遼的基礎上持續發展,但是由於內部無法整合,最終還是未能成功整合草原與中華世界。

蒙古帝國在吸取了過往契丹與女真等國家的歷史經驗後,成功將草原、農業與城市整合起來,並且向海洋發展。即便在蒙古帝國崩潰後,明清帝國、帖木兒帝國、莫卧兒帝國、奧斯曼帝國與俄羅斯帝國等,都繼承了蒙古帝國的多元複合國家與巨大版圖的遺產。

了解蒙古如何打造歐亞大帝國的歷史視角

嚴格來說,本書的架構並不平均,從前述內容可見,全書用了將近一半的篇幅討論契丹與遼,以至於分配給西夏與金的篇幅明顯過於單薄;就算是關於遼的部分,也偏重於澶淵之盟以前的早期歷史。

作者為何選擇了這樣的寫作架構不得而知,但就我看來,要透過本書了解遼、西夏、金與元朝各自的歷史面貌並非易事。做為讀者,又如何定位這本書呢?我的建議是,把這本書視為一種理解中唐以來至蒙古帝國崩潰之歷史趨勢的視角。例如由小中國到大中國的演變,遼繼承了自北魏以來滲透王朝的歷史經驗發展出更為細緻的草原、農業與城市的複合政體,以及多國共存的澶淵體系,到最後蒙古帝國成熟發展為橫跨歐亞大陸與海洋的大帝國,並成為近代世界的先聲。循著這條主軸來閱讀這本書,也許會比較容易把握全書重點。


註釋:

[1] 參見姚大力,〈推薦序:一段與「唐宋變革」相並行的故事〉,刊於《疾馳的草原征服者:遼 西夏 金元》,杉山正明著,烏蘭與烏日娜譯(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二〇一四),第i–xvii頁。

本文摘自台灣商務《疾馳的草原征服者:遼、西夏、金、元》 以遊牧民族為主角的蒙古帝國, 顛覆了西歐文明本位的全球史。 研究草原民族和蒙古史的第一人──杉山正明, 解讀十數種語言的史料, 並以現場考察的第一手資料, 重構遼、西夏、金、元的草原征服者實像。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