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奈良貴族到明治文豪,日本的男色之戀如何愛?

筆者當腐女資歷雖然也算蠻久了,但也是到最近才開始對日本歷史有些興趣。一直以來對於日本歷史上男色傳統只是略有所聞,並沒有深入研究,正好在《日本男色物語:從奈良貴族、戰國武將到明治文豪,男男之間原來愛了這麼久》出版之際,藉此機會一探究竟。

一開始看到書名跟副標題原本有點擔心內容多為聳動與過度解讀,然而實際一讀之後就放心多了,作者在引用史料上感覺相當用心,註釋也很詳盡。書中蒐羅了古代日本到明治時代許多關於男色的記載,有文學詩歌,也有私人日記或是家書情書,相較於男性愛在西洋文化大多非常隱晦,能列出這麼多文本實在相當有意思。

在此要先提一下「男色」這個詞,書中有出現「男色」、「男男」、「同性戀」等字眼,不過最常出現的還是男色,有時會覺得有些混淆。或許是為了要與「女色」作對比,「男色」在書中的意思主要為「以男性為性交對象」,著重於情色層面的意義,書中也多次強調「美少年」、「美男子」甚至也有「穿著女裝的稚兒」等等,與「男同性戀」還是有所區別。但男色關係之中也可能有愛情存在,是相當廣義的詞。

雖然重點是色而不是情,但因為是以文本解讀為主,倒也沒有太多腥羶色聳動的內容,大多只是在說明有這樣的事,反倒是穿插在章節間的情趣用品專欄與浮世繪插圖更為露骨。

本書先以日本最早期男色記載開始,比如《日本書記》的阿豆那比之罪、《萬葉集》與《源氏物語》等等。其實此時敘述大多十分曖昧,倒底是 bromance 還是真男色也只是猜測。男色關係真正被搬上檯面則是歸功於僧侶與武士,可說是書中著墨最多的兩大族群。前者是以男性為主的封閉團體不難想像,雖然出家人理應禁絕慾望,但因不能近女色而近男色,把與稚兒(未成年男性)的性關係合理化為宗教儀式,還變本加厲作出誘拐平民男孩與鬥毆行為,即使當時司空見慣仍是比較負面的形像。與之相對武士文化中的小姓、眾道等等,結合了主與從,保護者與追隨者等多種道義關係,似乎多了一分浪漫情懷。

女裝打扮的少年與武士親吻的畫面,宮川一笑作品。(Source:Wikipedia)

然而不只出家僧侶與沙場戰士,住在城中的貴族們即使女性後宮成群也會玩賞美少年、猿樂舞者(即能樂)。十四世紀的猿樂名家世阿彌因受到公卿二條良基與幕府將軍足利義滿的寵愛,將猿樂推向藝術的境界,對後世影響甚鉅。到了江戶時代庶民階級也開始流行男色,專賣男娼的陰間茶屋出現,浮世繪中更不乏男色春宮畫的身影。

男色關係似乎是日常生活中稀鬆平常的一部分,直到明治時代因為接受西方文化反而開始將男色視為惡習與禁忌,表現看起來好像是「退步」了,但果真是如此嗎? 縱觀書中各時代都有針對男色的批評與禁令。在書中舉例的許多男色故事雖然在當時習以為常,但強暴、誘拐甚至人口買賣等等即使放在歷史脈絡下也仍然處於道德的灰色地帶,與同性戀受到社會壓迫還是不能畫上等號的。然而前段所述,本書的重點原本就在於「色」,作者以相對中立的方式介紹了許多歷史上發生過的男色記錄,不應該也不需要用現代眼光去作太多批判,作為日本男色文學與傳統的入門參考書倒也算是符合期待了。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