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地圖:經緯度上的智識美學與權力遊戲

一張地圖,一個故事。

在擁有智慧型手機與網路的時代,不論是 GOOGLE MAP 或是各種地圖,幾乎都成為每個人隨手可得的資訊,就算讀不懂地圖,人們也可以藉由 GPS 的導航免於迷路。有了地圖,似乎就能將周遭的一切掌握在手中,然而有時候地圖不只是一張地圖而已。

《改變歷史的地圖與製圖師》中,作者蒐羅從古至今各種重要的地圖,從早期沒有實質用途,僅作為展示記錄的地圖,到製圖技術有突破進展,人類也對於地圖有實際需求,繪製出越來越符合實地的地圖──後者類型的地圖在戰爭中尤其重要。在沒有衛星照片的年代,製圖師們或口耳相傳,或親自考察,一筆一畫繪製精準的地圖,推動人類歷史的發展。然而,除了真實的地圖之外,還有完全虛構、純屬趣味的地圖。

地圖,不只是把地形地貌畫出來,還能反映製圖者的世界觀、宇宙觀、宗教與政治意圖。早期的地圖幾乎難以看出實際地景,沒有使用投影法繪製的地圖大多為平面思維也缺乏比例觀念,但往往展現的不只是平面世界,而是與世界、天體聯合的宇宙觀。順帶一提,天體圖也被視為地圖的一種,只是展現的並非地貌,而是天象。

托勒密,是每個對地圖有興趣的人都要記得的名字,西元一世紀他出版了《地圖學指南》,從此風靡 16 個世紀,歷經無數修訂,連哥倫布都對他的地圖深信不疑。時間進入大航海時代,讓人眼花撩亂的航海圖不再只是描繪單一的大陸或國家,世界不再只有三個大陸(歐亞非),而是四個,接下來尚有第五、第六、第七大陸等著被發現。當統治者開始為自己統治的領土繪製地圖,其展現的就不只是單純的地景,還有統治者的權威;在面對有爭議的土地時,地圖也會搖身一變,成為政治角力的見證者。書中還運用許多篇幅介紹軍事地圖,此類講求實用性的製圖,有時更是戰爭成敗的關鍵,雖然這類地圖在今日看來沒什麼特別之處,但其背後的故事與歷史卻非常重要。

地圖不只能用來顯示地理天象或是政治版圖,也能呈現特定現象的統計結果,像是霍亂傳播與貧富差距,甚至是地震與海嘯的強度。城市俯瞰圖將地圖推向裝飾品的境界,掛在牆上不僅美觀,如果還能在圖上看到自己的家,更能增加對於城市的認同感。另外,說到裝飾品,倫敦的地鐵圖也絕對是同時兼具美觀與實用的最佳例子,直到今日都被當成經典設計。

本書的最後一章是「奇幻、荒唐、捏造」的地圖。亞特蘭提斯的地圖、阿瓦隆的地圖,誰知道他們在哪裡,又長什麼樣子? 製圖家為了驅使想像力奔馳在地圖上,其所花費的心力並不比繪製實際地圖少,魔戒的中土世界以現實世界為藍本,構築出完整的虛構世界。這類奇幻地圖雖然純為幻想,但背後隱藏的卻是追求失落仙境的信念。反之,傳達錯誤信念的地圖,比如納粹的宣傳地圖,帶來的只有失望與災難。

在這章節中還提到兩個特殊的例子,一個是疑似贗品的文蘭地圖,一個是將真實存在的地圖曲解為鄭和下西洋順便繞行地球一圈的證據。以假亂真,以真亂假,地圖可說是一門多彩多姿卻也暗濤洶湧的學問。而透過書中介紹的各個地圖更令人深刻了解,地圖學並非只是單純的地形地貌天文地理,還包含著時代的政治思維與文化風俗,值得細細思索。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