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式宣布,臨時政府已經不存在!──一場快速、沒有流血,令整個彼得格勒都喝醉的暴動

上篇由此去:推翻臨時政府、實踐社會主義,讓一切權力歸於蘇維埃!──1917年,列寧武裝起義的前夕
作者:周雪舫(輔仁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十月革命前夕

十月初(1917 年)的俄國內外皆危機重重:經濟紊亂加劇、城市糧食的供應減少、罷工頻繁、農民奪取地主的莊園或焚燒宅邸、軍隊遭受新的失敗、德國已在八月二十日攻陷里加,彼得格勒相當危險。

十月十日,列寧在中央委員會中指出「武裝起義是不可避免,而且時機已成熟」,遭到卡米涅夫(Л. Б. Каменев)和季諾維也夫(Г. Е. Зиновьев)的反對,列寧認為一旦發起行動就能獲得歐洲無產階級的支持,反對者不樂觀,不過列寧的起義計畫還是獲得多數委員同意通過。同日,成立了七人組成的中央政治局領導武裝起義,托洛茨基為成員之一。

十月十六日,為了阻止克倫斯基準備把親布黨(布爾什維克黨)的首都衛戍部隊調往前線,蘇維埃執行委員會正式批准成立革命軍事委員會,作為保衛首都的機構,旋即掌握了首都衛戍部隊的指揮權。由托洛茨基擔任主席,立即簽署命令,要求謝斯特羅列茨克武器製造廠發放五千支槍給赤衛隊,命令有效。

同日,包含彼得格勒蘇維埃代表參加的布黨中央擴大會議,通過武裝起義的決議,只有卡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投反對票。二十三日,掌握了彼得保羅要塞,該要塞在臨時政府成立後由監獄改為軍火庫,設在其中的火砲正好直指冬宮。

托洛茨基與列寧在十月起義的時間、地點和名義等有不同的看法。托洛茨基主張起義的時間與第二屆蘇維埃大會一致,使之獲有合法性,起義成功後將政權交給蘇維埃;起義地點在彼得格勒;以蘇維埃的名義起義,因為布黨完全掌控了蘇維埃。列寧主張起義時間在大會召開之前,以免孟什維克無限期拖延蘇維埃大會的召開,故主張立即武裝起義奪取政權;以布黨的名義起義;起義地點在彼得格勒和莫斯科。

1917 年伏爾加工廠的赤衛隊。(Source:Wikipedia

十月革命

臨時政府已宣布十一月十二日舉行大選,選出代表參加月底召開的立憲會議。布黨為爭取蘇維埃合法的地位,決定提前至十月二十五日召開第二屆蘇維埃大會的同日舉行武裝起義。

二十四日清晨,布黨總部斯莫爾尼宮架起大砲和重機槍,召開中央委員會會議,列寧和季諾維也夫仍在通緝中不便公開出面,史達林忙於編輯《真理報》無暇出席,其餘的十一名中央委員皆出席,對起義做了周密的布置。

托洛茨基在會中提議在彼得與保羅要塞成立起義後備總部,此外亦提議分配好每位委員的任務,卡米涅夫雖然反對起義,但參加會議也承擔起義的工作,托洛茨基負責協調指揮。傍晚六時,列寧寫信給黨中央,指出起義就在今晚,幾小時後因不放心而喬裝前往斯莫爾尼宮,抵達時起義已經開始。

二十五日,凌晨二時起至次日清晨六時,赤衛隊和正規團隊迅速占領首都的火車站、郵局、電話局、彼得格勒電報通訊社、國家銀行。這是一場快速、沒有流血與寧靜的革命。

上午十一時,克倫斯基乘坐美國使館的汽車離開首都,而由列寧在十時擬定好的〈告俄羅斯公民書〉早已透過電報傳到全國,內載臨時政府已被推翻,政權轉移到蘇維埃和革命軍事委員會等文字。中午一時,起義隊伍包圍了馬林斯基宮。下午二時三十五分,托洛茨基在彼得格勒蘇維埃特別會議上報告:

我以革命軍事委員會名義宣布,臨時政府已經不存在了⋯⋯衛戍部隊解散了預備國會。

晚間九點四十分,在冬宮內召開內閣會議的閣員未回覆革命軍事委員會發出的最後通牒,於是托洛茨基下令曙光號巡洋艦發出襲擊冬宮的空砲聲,士兵隨即開始攻擊,次日凌晨二時逮捕了所有閣員。

二十五日晚間十點四十分,第二屆蘇維埃大會在斯莫爾尼宮召開,會議中社會革命黨和孟什維克要求組成聯合政府,遭到掌握多數席位的布黨拒絕。由盧納察爾斯基(А. Луначарский)宣讀列寧擬定的〈告工人、士兵和農民書〉,宣布臨時政府已被推翻,各地全部政權一律轉歸工兵農代表蘇維埃。

大會通過由列寧起草的〈和平法令〉和〈土地法令〉,並批准產生了工農臨時政府──人民委員會。由列寧當選為主席,托洛茨基為外交人民委員,史達林為民族事務人民委員,盧納察爾斯基為教育人民委員⋯⋯等共計十二位全部是布黨的人民委員。

冬宮自 1732 至 1917 年,是俄國皇室的皇宮。

十月革命有個群眾進入冬宮打開酒窖酗酒狂飲的插曲。

在冬宮執勤的軍團喝得爛醉,受命驅散人群的士兵巡邏沒多久之後開始搖搖晃晃,群眾不斷想辦法進入冬宮搶酒,甚而被派來向群眾沖水的消防隊員也喝醉了。私人酒窖也遭殃,街上擠滿了醉倒的士兵,數十人因縱酒死亡,酗酒狂飲持續了幾個星期。教育人民委員盧納察爾斯基坦承:「整個彼得格勒都喝醉了」。托洛茨基說:

革命的詞彙使人們清醒,鼓舞他們對壓迫者鬥爭;而伏特加……又使人們沉睡過去……

於是革命軍事委員會下令所有酒窖主人、酒精和含酒精飲料的製造商須申報藏酒地點,並在頒布專門命令前不得生產酒精和含酒精的飲料,不遵守者移送軍事法庭。人民委員會派軍隊鎮壓搶酒者,打碎和倒空千萬支酒瓶或用炸藥炸毀酒窖,冬宮酒窖收藏名貴的酒總價在五百萬美元以上,也遭到同樣的命運,剩餘的酒被運到喀琅施塔得砸毀。  

托洛茨基在《十月的教訓》裡提及列寧掌握了武裝起義的時機,此外,強調黨和領袖的重要性:布黨領導無產階級,列寧堅定一切權力歸蘇維埃和主張進行社會主義革命的信心,而革命行動的完成與數百萬農民軍隊不願繼續作戰攸關至深。托洛茨基是十月革命不可或缺和關鍵性的人物,史達林也稱讚:

所有十月暴動的實際組織工作是在彼得格勒蘇維埃主席托洛茨基同志的直接領導下進行,可以肯定地說,軍隊之迅速走向蘇維埃,以及革命軍事委員會之卓越工作,黨部要特別的和主要的感謝托洛茨基同志。(刊登在《真理報》,一九一八年十一月六日)

至於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的關係,托洛茨基在《俄國革命史》俄文版序言中說明:

整個的實質在於:二月革命只是一個外殼,其中暗藏著十月革命的核心。

(待續)

本文收錄於網路與書出版《十月的教訓》,原標題:一九一七俄國革命與一生不斷革命的鬥士托洛茨基  俄國革命最重要的領導者, 除了列寧之外,便是托勒茨基。 十月初他擔任彼得格勒蘇維埃主席, 帶領軍隊推翻臨時政府。 他在《十月的教訓》寫下十月革命的經驗, 說明政變的準備工作 和政變本身的第一手資料, 總結了革命的危機與決勝關鍵。 這本篇幅不長的著作, 是理解布爾什維克和俄國革命史的精華之作; 對今天的勞動階級、社運分子和社會主義者仍是深具啟發的作品。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