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四年的好色體驗,情色官能小說的經典──井原西鶴《好色一代男》

作者:林水福(台灣芥川龍之介學會會長、台灣石川啄木學會會長、南台科技大學教授)

一、井原西鶴:走在流行先端的文學大師

井原西鶴(1642—1693),江戶(1603—1867)前期俳諧師、浮世草子作者。本名平山藤五,井原或為母姓。三十二歲改號西鶴。

西鶴生於大阪町人之家,十五歲開始學習貞門俳諧,二十一歲成為判其優劣之點者。寬文(1661—1673)末年西山宗因提倡談林俳諧,西鶴入西山門下,詩風前衛,受貞門嘲罵。延寶三年(1675),西鶴為追悼年方二十五病故之愛妻,四月八日從早至傍晚獨吟千句俳諧。延寶五年五月,一夜獨吟一千六百句。重視俳諧的數量與速度,謂之矢數俳諧。亦為後來敘事詩性速吟俳諧流行之先鞭。

井原西鶴像。via wikipedia

矢數俳諧的追隨者有月松軒紀子、大淀三千風,所吟俳諧句數皆超過一千六百句。西鶴於延寶八年(1680)五月,在一晝夜之內獨吟四千句,後來的追隨者皆無法超越。

百韻四十卷、一句使用時間約二十一秒的所謂「大矢數」,其題材美的選擇、觀照的深化等,當然不在考慮之內。西鶴將自身至那時為止的生涯見聞、體驗之世相,以聯想方式悉依現實寫出。雖受貞門派譏諷「喜新奇低劣之言語,以戲謔為第一讓人覺得好笑」但相對於要求古風的俳諧,確有新意,談林派因此大為擴張。

「矢數俳諧」其文學性的要求雖為散文式,然於西鶴而言,是往連句發展的過渡性文學活動。世人譏西鶴一派的俳諧為阿蘭陀流,視為邪道。西鶴不以為然,反駁道:「將所思、所感以輕鬆筆調表現出來,才是俳諧。」他於其著作中說:「阿蘭陀流俳諧,其姿傑出,氣高昂,心深,詞新。」積極主張正是這派俳諧的特質。

天和二年(1682),西鶴四十一歲,發表第一部小說《好色一代男》。從西吟的跋文內容看來,當初並無以小說立身處世的意圖,卻意外受到好評。所謂好色或當世風情之意識,假名草子裡並非沒有,然常因教訓性或實用性而模糊。西鶴去除假名草子所含種種雜物,銳利描寫現代世相。《好色一代男》五十四章之構成,仿《源氏物語》五十四帖,但內容聚焦於當時享樂生活。這樣的描寫態度相對於舊有作品,截然不同。

在這之後,西鶴有《諸艷大鑑》(即「好色二代男」)、《好色一代女》、《好色盛衰記》等以好色為題的作品,皆富官能性,大膽筆觸描繪那時代理想的遊女、典型的放蕩兒,以及熱情的街巷之女。

唯《好色五人女》(1686 年出版)係以五個獨立故事所構成。悉以當時世人熟知的實際發生事件寫成,書中人物有阿夏清十郎、樽屋阿險、阿賞茂兵衛、蔬果店阿七、阿滿源五兵衛。書名雖冠上「好色」二字,其意與西鶴其他好色作品不同,亦與現代中文好色意思有別。其中好色女,因身分制度或家庭制度,男女身分懸殊,其愛戀不容於當時社會,除第五卷,皆以悲劇收場。

二、《好色一代男》:劃時代的町人文學巨作

如上述,《好色一代男》是西鶴小說的處女作,成為浮世草子之濫觴。書上並無西鶴之署名或序文,然落月庵西吟於跋文寫道:「有一次,師事西鶴之俳人西吟訪西鶴之庵,出示本書草稿,一讀大為共鳴……」可見作者為西鶴,無可疑處。

《好色一代男》亦曾改編成電影,由增村保造執導。via IMDB

《好色一代男》以名叫世之介的異常好色人物為中心,描寫其愛欲生活。世之介是當時富豪與有名遊女所生之子。七歲即解戀情,隨年齡增長,顯現異常性欲之成熟。十一歲起出入遊里,接連與私娼、未亡人等往來。十九歲時,他於江戶之糜爛生活傳入父親耳中,斷絕父子關係,開始漫長的放浪生活。長達十五年到處流浪,出入各地遊里,與各式各樣的女性發生關係。另一方面,為了生活累積種種經驗,精通人生表裡,成為色道達人。三十四歲時,父親去世,世之介被召回老家,繼承龐大財產,成為名實相符的時代寵兒。自京都、江戶、大阪開始,出入各地遊里,以一流名妓為對象,極盡好色生活。六十歲時,遊遍遊女町的世之介與七位友人,從伊豆搭好色丸船朝女護島出發,最後行蹤不明。

《好色一代男》形式上是從世之介七歲到六十歲為止,五十四年之間的好色體驗,以一章描寫一年的長篇小說。五十四年五十四章的構成,顯然西鶴執筆時念頭裡有以光源氏為主角的《源氏物語》,且措辭取自源氏亦不少。然《好色一代男》並非《源氏物語》翻案之作。受源氏影響是事實,但是情節發展與源氏差異甚大,可說未受源氏影響。且西鶴初期作品,源氏之外亦可見《伊勢物語》、《徒然草》或謠曲之投影。

以世之介為中心人物的《好色一代男》形式雖為長篇小說,但主角的個性並不明顯。換言之,主角性格變化或命運發展,於本作品並不那麼重要,人物的處理並不深刻,似乎未充分考慮各章連貫與整體統一。五十四章可視為獨立章篇,重點置於描寫各地遊里的種種好色生活。尤其是卷五之後描寫名妓性格,筆調簡潔鮮活。

當時針對遊女和演員的評論集、花街柳巷關係書已刊行不少,且西鶴自身亦寫過演員的評論集。西鶴想寫的是新式遊女評論集,藉小說形式,以實際存在的人物為模特兒,具體且鮮活地寫出遊里生活,其結果就是這本《好色一代男》

就文學史而言,《好色一代男》是假名草子轉移到浮世草子的劃時代作品。所謂假名草子,指的是德川幕府開幕之後到天和(1681—1684)為止約八十年間,江戶時代初期的散文文藝。富文藝性,具小說的結構,以平近易懂的平假名書寫者為中心。而浮世草子指的是天和二年(1682)井原西鶴的《好色一代男》出版之後到寶曆、明和(1751—1771)為止約八十年間,主要以上方(京都及大阪附近)為中心的流行小說類之總稱。這裡所謂浮世是應享樂的現世之意義,有時好色意義較強,有時當世意義較強。享樂的場所、尤其是對掌握經濟實權的町人而言,是遊里與劇場。

假名草子之中也有取材自遊女的軼聞或享樂的風俗,但其描寫的方法如上述是敘述性、說明式,而且常被可說是假名草子特質的教訓性或實用性混濁。同樣描寫遊女,西鶴栩栩如生描繪出遊女的風貌。西鶴之所以能偏離傳統,清楚認清現實,是因為他一輩子與町人共同生活,有著以往作家未曾體驗過的生活,使他的作品與舊有假名草子大異其趣。也因此《好色一代男》得以引領後續町人文學的流行,影響後代文人創作,成為日本文學史上江戶時代文學最高峰的代表作之一。

本文摘自麥田出版《好色一代男》  《好色一代男》流傳三百餘年, 影響後代無數文學家, 是日本情色官能小說經典, 更是劃時代的江戶文學代表作。 世之介在娼館花街的放蕩遊歷, 反映當時戀情的各種相貌, 徹底體現江戶時代庶民的繽紛生活。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