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之人被殺時,你會選擇《復仇法》嗎?

小林由香著,蘇文淑譯,《復仇法》,臺北:三采文化,2017。
作者:潘宏朋

心愛的人遭到殺害後,人們會說,我要報仇,一定要讓犯人也嚐到同樣的痛苦!

直至今日,這樣的想法,依舊存於普羅大眾的內心。每當有新聞報導重大社會案件時,當無辜的受害者遭受到慘忍的殺害,人們除了對於受害者感到悲憫以外,附帶衍生的想法則是憤怒,希望能藉由死作為唯一的手段來安撫受害者的靈魂。但是執行了這樣的手段真的能夠還給受害者家屬們一個公道嗎?再者,這樣的手段能夠喝止類似的社會案件不再發生嗎?

摯愛之人被殺時,你會選擇《復仇法》嗎?

本書的內容開宗明義地介紹,假以他日,法律真的賦予你權利,讓你可以選擇以復仇的方式,讓加害者嘗受同等被害者生前所遭遇的痛苦。身為受害者的家屬會選擇復仇法還是普通法規來解決問題?

人人都是公道伯?

書中描寫出不同身分的家屬,在面臨是否要進行復仇法或是選擇普通法規時,內心的不安與拉扯。作者小林由香除了深刻地描繪出當下被害者家屬們的糾結,另一方面也點出了現今臺灣也有的一個重要問題,那就是社會風向。

對於一般不是利害關係之人,例如像是網路上臉書的民眾或是鄉民,絕大多數人都認為一定要執行復仇法或死刑,唯有這樣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手段,才真的能夠給予受害者一個公道。所以時常可以在各個網路論壇或是民眾採訪聽聞,希望藉由以死刑為最終的結果來解決社會問題。

換個角度思考,這些人的想法多半是出自於復仇,認為唯有藉由以暴制暴,才得以真正的落實社會公平正義。但卻不曾替受害者家屬內心真正的想法著想。受害者家屬真的希望加害者也遭遇同樣的情形嗎?還是受害者家屬會希望得到一個真正的道歉並給予加害者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呢?像是前年的小燈泡事件,不少人認為必須將加害者處以死刑才得以解決問題,但是最終小燈泡的父母卻不希望以此種方法來解決問題。認為死並不能夠解決問題,也並不會因此撫平他們內心的傷痛。

但這樣超越世俗大眾的想法,還是讓許多人無法接受,批評的聲浪不絕於耳。批評者認為自己的想法才是在為受害者謀取真正最大的福祉,讓受害者可以討回公道,然而這些非利害關係人,是否是站在受害者家屬們的立場著想呢?

書中也曾提及,沒有執行《復仇法》的家屬們,飽受社會大眾各種無情的譴責,認為這些家屬的選擇,是在縱容加害者,無法真正地制止犯罪。這些譴責無疑讓受害者家屬的內心充滿罪惡感,甚至被大眾貼上了犯罪製造者的標籤,讓往後的日子也蒙上陰影。

新聞媒體的誘導與過度的自由

如同前述,書中舉出受害者家屬們常受到社會大眾輿論影響,但到底是誰先影響社會大眾,讓他們有這樣的想法呢?沒錯,是新聞媒體。隨著科技日新月異,人們對於資訊的獲取可說是十分快速,只要拿起手機打開 APP 隨意滑取,馬上就可以得到資訊。也是因為這樣的迅速與便利,讓現今大眾十分依賴網絡上的新聞媒體。但卻很少人會辨別資訊的真偽,大多會認為這則訊息應該是正確的,而信賴它的內容,也因此易成為不肖的新聞媒體誘導風向的工具。

像是先前的臉書,曾興起一股藉由表情符號來表達對新聞看法的風潮,這樣的行為看似十分創新,引起大眾對於新聞的討論與增加曝光度,但其實從中隱藏著不少的問題。

由於表情符號即代表著一種選項,但是選項大多是新聞媒體方先設定好的內容,使閱聽人無從表達真正的看法,只能從已被事先篩選過的答案中選擇,且選項的內容有時可能故意導向有利於受害者或是加害者的一方。這樣的情形,首先容易影響普羅大眾的觀感,其次則可能影響法官們的心態和判決。如果風向引導大家到 A,而法官經過合理考量認為是 B,因為在新聞媒體的引導下,是不是今天不符合大眾民意,法官們又要被稱為恐龍法官了呢? 

如果政府迎合民意制定復仇法

為何會有《復仇法》的誕生?是生物內心的反射,回歸最初原始自然界的發展嗎?還是政府為了迎合民粹民意呢?不論是書中或是現實中,政府迎合民粹的情形依舊時常發生,從政府的角度出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是符合社會多數的想法所作出的行為,就可以受到較少的批判,同時提高政策執行的效率,另一方面也得以維護政府的名譽,對於政府而言可說是雙贏的局面。

因此若有《復仇法》的存在,政府便可以不用花時間處理犯罪問題,也無需加強犯罪預防,完全將成本、風險、責任交由受害者家屬們自行承擔。但這樣的作法並沒有辦法有效阻止犯罪再次發生,只是用一張無形的紙將問題掩蓋住。因此政府不應該過於傾向於民意的想法,雖然以落實迎合社會大眾利益的出發點來做事是正確的,但政府還是應該於特定方面處於公正的第三方來解決問題,這樣才得以真正的保障加害者、受害者等實質的平等。

復仇法》十分推薦給關心死刑存廢議題的讀者,作者巧妙地將名稱取為復仇法,希望藉由模擬的情形帶出如果真的存有這樣的法律,對於社會會帶來哪些影響呢?另外由於臺灣的法律多半參考德國、日本等國家,像是 2014 年發生無差別殺人的鄭捷事件,這樣的情況大家都難以相信會發生在臺灣,然而這樣的情形卻早在多年前就已經發生於日本,因此不妨可以思考:現在日本所發生的社會問題,是否將會是臺灣往後可能面臨的問題。

《復仇法》,三采文化出版。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法律白話文運動

法律白話文運動是由一群致力於散播法治種子的法律人成立的新媒體。對一般人而言,本該為人民服務的法律,因為內容有如文言文難懂,反而離人民越來越遠。於是,我們想透過網路與科技,發揮新媒體的各種想像,提供值得信賴的知識。我們相信,法律是人類史上最重要的發明,它搭起一座理性的橋樑,用共存與共榮連結立場衝突的人們,而法律白話文運動希望帶領讀者走上這座橋樑,思考議題、關懷彼此,和我們一起塑造屬於台灣的法律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