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充滿皺褶的伊藤博文,如何影響近代日本的形塑?

日本 NHK 每年都會播映一整年度的「大河劇」。所謂的「大河劇」,就是指稱一群人的歷史劇。所以,「大河劇」可說是日本對自身歷史的不斷重演。起初的大河劇題材甚為多元,如早年有以美國佔領時期的日本為題材(如《山河燃燒》),亦有探討琉球歷史的劇集(如《琉球之風》)。

不過,由於收視上的考量,近年來逐漸偏向幕未與戰國時期兩大類別,如今年的《女城主直虎》就是一例。不過,在 NHK 的考量中亦有許多碰不得的題材,如不能涉及秀吉征伐韓國的事蹟,因為這會引起「在日韓國人」的抗議;而在幕未時期,亦有一些忌諱,如伊藤博文(1841-1909)就是一例。

NHK電視台,《女城主直虎》(圖片來源:https://goo.gl/fajYBr)

縱觀伊藤的一生,他經歷的甲午戰爭被中國視為國耻的起源,而他又是第一任的韓國統監,對 NHK 而言這是一顆很大的政治地雷,會引起東亞其他國家的抗議。因此,在大河劇中所出現的伊藤博文大多是作為配角。不過,縱觀伊藤博文一生,實能看到明治時期的歷史,甚至有益於了解東亞史。而伊藤之雄的《伊藤博文:創造近代日本之人》,則可以讓中文讀者認識到伊藤博文的一生,從而重新評價此人。

作者在一開頭中即指出:「近年來,每逢演講時,我常常以〈伊藤博文─創建近代日本〉為演講主題,但若是問到聽眾有關伊藤的印象時,多半會出現兩種截然相反的印象。」首先一般人認為伊藤為人輕佻淺薄,遊走在薩長兩藩及公卿之間,得以出人頭地。作者認為這印象主要拜歷史小說所賜。另一個印象則為制定保守反動憲法的中心人物,以致降低近代日本民主化的可能性;最後則是擔任韓國總監,彈壓韓國民族主義的掌權者。幾乎日本所有國、高中的歷史教科書談到伊藤時,不外乎是採取類似上述的說法。

作者認為,此類書寫方式的原因係 1945 年日本宣布戰敗後,提倡「天皇主權」的明治憲法被視為太平洋戰爭爆發的原因之一,因而遭到外界的否定。所以作者希望通過此書,重新探尋伊藤博文的真實面貌。

伊藤博文本為農民子弟,後為足輕伊藤直右衛門收養,成為其嫡子。「博文」此名字乃是高杉晉作引用《論語》中的「博文約禮」,勸伊藤使用的。由於幼時與生父經歷破産危機,養成其樂天知命的性格。其後,他進入吉田松陰門下學習。吉田松陰認為伊藤具有周旋家的特質,指受人歡迎又善於交涉的意思。而後,他學習砲術等軍事知識,並成為重要政治人物木戶孝允(1833-1877)的助手。

在留學英國回到日本以後,伊藤博文開始為長州藩處理外交事務,思考建立以天皇為中心的近代國家。在討伐幕府的過程中,伊藤本人並沒有參與。惟在新政府建立的過程中,在他與木戶等人的交涉下,天皇首次接見外國使節。

明治政府成立以後,他被任命為兵庫縣知事,擔任管轄神戶貿易港的要職,與外國人接觸甚多。在處理外事的過程中,使伊藤明白到,對外條約非改正不可的切身感受外,亦深刻感受到「文明國」列強的蠻橫。因此他意識到必須將日本打造成一個能與列強並肩的國家,國體需要進行近代化。

伊藤博文。(圖片來源:Wikipedia

在明治初期,政府的主要成員已經將英國的立憲君主制及歐洲的共和政治列入日本近代化的參考模式中,這時的伊藤成為大藏省少卿,並推動各種改革。伊藤也是在這時正式改稱「博文」。作者認為,伊藤身為少壯官僚,深入並廣泛調查歐美情況,而後思考日本的現況,繼而推動改革,這樣的伊藤正好符合「博文」這一名字。翌年,伊藤博文前往美國考察。他在回國後,提出大藏省官制改革案,以此企圖進一步擴大大藏省的權責,以推動日本的近代化。

1872 年,日本為了與列強協議修約,決定遣使前往歐美各國,即岩倉使節團。由於伊藤不僅會英語,在人脈關係及官僚經驗等方面,相對較好。因此,伊藤掌握使節團的主導權。透過使節團的經驗,伊藤與同行人士,較過去更加了解日本與歐美間的文明差距。他們更充分了解到,列強的外交官、政治人物等,表面上雖然對日本抱持善意,但還是考量本國的利害關係而採取行動。要與列強對抗,就必須腳踏實地力行近代化。

在征韓論政變(1873)以後,維新政府分裂。在其後的西南戰爭中,伊藤成為木戶孝允的代理人,其勢力開始擴及至陸軍方面。在牡丹社事件等事件上,伊藤逐漸在中樞政權中擁有超越木戶的權力。不過,西南戰爭時薩摩出身的人士死傷慘重,伊藤成為怨恨的對象。然而,這無礙於伊藤成為大久保利通在路線上的繼承者。

在大久保利通死後,伊藤開始建構以自己為中心的藩閥政府,如邀請井上馨入閣等,以加強自已的實力。天皇亦對伊藤信任有加。因此,伊藤不僅介入憲法的制定及人事,在軍事、外交、財政等方面也逐漸發揮其影響力。但是,伊藤風芒盡露,引起其他派系的不滿,「伊藤下台」的呼聲一度高漲。

在明治十四年的政變中大隈下野,伊藤體系取得勝利。直至 1896 年第二次伊藤內閣總辭為止,伊藤體制持續十數年。在這時期中,不僅讓伊藤實現循序漸進的近代化,也讓「憲法政治」(立憲政治)逐漸紮根。

在伊藤的構想中,要依日本的狀況進行有步驟的發展以進行近代化。日本若是選定立憲政體,非得設立上下兩院不可。伊藤認為,若單只是翻譯歐洲的法令及制度,並將其引進日本,便不是一部合乎當時日本政治實情的憲法,而無法讓憲法在日本紮根。因此,他才企圖親自前往歐洲,希望實地了解其機能後,再制定日本自己的憲法。

在他視察歐州的過程中,伊藤從斯坦因的論說中得到啓發,認為君主乃是由國家所制約的一個機關。即便是君主,有時仍會受到立法府或行政府的制約。因此,天皇的角色是作為一個憲政機關而存在的。所以,他通過教育等手段,讓明治天皇接受歐州君主的教育,並起用德國顧問,為皇室建立一套制度典範,奠定了沿用至昭和初期的宮中儀式與制度的基礎。

就伊藤的想法而言,當未來日本憲政成熟時,以英國的憲政方式來運作,制訂的這部憲法的時機也將到來。屆時只需要天皇抑制本身的政治參與權,也接受行政部門的決議傳統即可。作者認為在當時的日本,能夠考慮到這一層次的,僅有伊藤一人。

在憲法草案的形成過程中,伊藤的構想為,初期時先設定強勢的君主權,待未來在野勢力不那麼激進後,再將君主權以委任的形式,讓君主權受到行政權與立法權的抑制。伊藤利用日本傳統中,天皇將大政委任將軍統治的思考模式,企圖實現君主機關說。

伊藤將維新以來並未掌握多少實權,且並非專制君主的天皇現況加以理論化。1889 年 2 月 11 日,大日本帝國憲法(明治憲法)發布,同時也一併公布議院法、眾議員選舉法、會計法、貴族院令等憲法附屬的各項法令。

伊藤不只創建近代內閣制度,對於支撐內閣的官僚組織,也訂定方針,將過去受藩閥人情所左右的組織轉為:具備良好效率,依據法律、規則及考試制度的近代組織。軍事上,亦由伊藤為首的文官體系主持。

伊藤博文與韓國太子李垠(圖片來源:Wikipedia

在進入明治時期,朝鮮一直是日本所要面對的重要問題。伊藤體制主張要與中國保持友好關係,因而希望能凝聚與中國在朝鮮事務上的共識。在甲申事件時,日本公使與金玉均等人策動政變失敗,並造成日本僑民傷亡。日本以井上馨為特派全權大使,遣赴朝鮮訂立漢城和約,得到朝鮮的賠償。

雖然如此,薩摩派人士依然有意向朝鮮與中國開戰。在要得到薩摩派人士支持才能推動立憲的前提下,伊藤成為特命公使,與中國商議朝鮮問題交涉時,伊藤要求中國懲處鎮壓政變的將官及賠償日本之損失。最終,日清達成協議,兩國自朝鮮撤兵。這使得伊藤在保持對中國友好的同時,亦能讓好戰的薩摩派人士滿意。

為了早日達成立憲政治的完善,伊藤亦不惜與昔日敵對的民權派合作,以讓議會能配合政府的施政。但是,在面對複雜的政治局勢時,伊藤亦無法如願以償。其後,中日兩國發生甲午戰爭。在伊藤一貫的原則中,主張日清兩國應保持親善;惟在面對局勢難以控制時,伊藤有開戰的準備。不過,作者指出:伊藤自認為做出增加日清戰爭可能性的選擇是無奈之舉,但似乎也自覺在國際間並無法充分主張其正當性。因此,對於日清開戰一事,伊藤仍感到愧疚與猶豫。

隨著戰爭的勝利,伊藤開始有餘裕整建戰後的內外體制。而在其後的條約簽訂過程中,日本雖名義上得到大筆賠款。惟因為三國干涉還遼之故,日本被迫放棄遼東半島。對於此事,伊藤亦心知以當時日本的國力而言,實無法拒絕俄國等國的建議,只能就範。不過,通過這次機會,他亦開始思考日後日本與歐州列強如何共處的問題。

作者指出:在日俄協商與日英同盟兩條路線上,伊藤較為傾向日俄協商。然按照伊藤的構想,若俄國能承認韓國屬日本的保護國,日本亦可以認可俄國能在滿州佔有相當權益時,則日俄戰爭就不會出現。不過,由於日本與俄國的交涉出現誤判,致使日方以為俄國沒有在韓國問題上作出讓步,才會有日俄戰爭的爆發。

在日俄戰爭後,伊藤就任為第一任韓國統監,作為日本在韓國的全權代表。在其就任以後,致力於推動韓國的近代化與經濟成長,如大力開展教育事業、開拓農業,並以警察作為維持治安的主要力量。在其辭任統監以後,伊藤著力於取消列強在韓國的條約,以便能向外國人徵稅以擴展稅源。

伊藤的作法有一定成效(如韓國政府的收入在其治下大幅增長;而相比同時的臺灣而言,韓國的吏風更好) ,但是,伊藤的目標與其尊重韓國自主性的立場自相矛盾,造成諸多問題,如「國債報償會」等組織就在進行以反李完用內閣為名義的排日行動。不過,伊藤堅持政策施行的方向,他並不認為日本要併吞韓國,但到最後關頭還是會進行併合。

伊藤把韓國視為日本的分家(大家看看大河劇毛利元就中毛利家與小早川、吉川兩家的關係,就大致上可以了解) ,以合理化其干政的意圖。他在就任統監的最後期間,雖然同意併合的大方向。但是,他主張在韓國開設議會與組織內閣。

1909 年伊藤巡視滿州地區,在哈爾濱遭到安重根鎗殺,結束其精彩一生。明治天皇因感念其功績,決定為其進行國葬。從各界在國葬中的反應中,可以看出伊藤在日俄戰爭後聲望逐漸提升的事實。

伊藤死後,山縣等人開始對韓國實施高壓政策。隨著伊藤和明治天皇的去世,兩人所推動的大日本憲法未能按期理想,更為完整,反而使得日本逐漸走向戰爭。因此,作者認為:在二戰戰敗後把伊藤視為單純的殖民主義者的看法並不公允。作者強調:寫作此書的目的是在於對伊藤形象的重新審視,以理解日本的近代化,亦為了日韓和東亞各國之間的和解。

伊藤一雄《伊藤博文》,廣場出版

從此書中,我們可以看到:伊藤博文所面對的問題,直至昭和初年為止,都是日本史的重要問題。如天皇的定位問題,就成為二戰以來史家所爭論的焦點,這亦牽涉到天皇的戰爭責任問題。而從這本書中,亦讓我們可以看到此問題的起源在明治初期就己經存在。

伊藤博文一方面引進歐州立憲君主制度,同時未忘記日本「萬世一系」的特殊性。在書中所列舉的事例中,可以看到天皇對於內閣的諸多作為,基於對主事者的信任而予以支持。但是,實際上天皇徒具機關性質。這與幕府時期天皇無力干預武家主持政事的狀況甚為類似。

另外,在書中亦提到伊藤前後下野多次,然而一直具有由天皇賜予的特權。這種特權成為山縣等人在大正時期把持政治的權力來源。如加藤內閣因處理 21 條不力,遭山縣等元老的責罵,最終下台。閱讀《伊藤博文》,實可以加深我們對於近代日本的認識。畢竟在現今的臺灣社會,需要借鑑更多國外的經驗思考許多我們將要面對的問題。而通過對鄰近國家的深入認識,實能深入思考台灣未來的走向。而《伊藤博文》一書,就是一本很值得大家深入思考的書。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