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密察:伊能嘉矩的「復甦」,與他為臺灣民主、自由、本土化帶來的當代意義

作者:吳密察(國史館館長)

伊能嘉矩的一生境遇,不可謂順遂,甚至可說是不遇。但在亡故之後,他的臺灣研究便受到極高的評價。

一九二五年十月十三日,在臺日本人的臺灣研究相關人士,為伊能嘉矩舉行了追悼會。當時臺灣代表性的文人尾崎秀真,稱贊伊能嘉矩為「我最畏敬的學界恩人」。報導該次追悼會的《臺灣時報》之文章,以「布衣之讀書人不求知己於當世,清節三十年,一意專心,埋頭臺灣史學研究」為開頭來形容伊能嘉矩的臺灣研究生涯,並讚譽伊能嘉矩為「臺灣史學之權威」。[1]

1901 年12月伊能嘉矩在臺灣。(Source:https://goo.gl/bq8kyz

一九二八年,臺北帝國大學成立。大學籌劃之初便預定設立一個專門研究(臺灣)人類學的「土俗人種學講座」。一九二六年預定任教於該講座之移川子之藏教授,特地赴伊能嘉矩的故鄉遠野接洽購入伊能嘉矩藏書、手稿、民族學標本。伊能嘉矩的大部分臺灣收藏,在一九二八年臺北帝大成立之前及時來到了臺灣,其中民族學標本入藏土俗人種學講座的標本室,圖書、手稿則入藏於大學圖書館,而被稱為「伊能文庫」。

如上所述,伊能嘉矩雖然是以研究人類學的初衷來到臺灣,並為臺灣的原住民研究做出了先驅性的經典研究,但是在臺灣期間的後期他的研究已經逐漸轉移至臺灣歷史。加上,關於原住民的研究基本上只存在於臺北帝大及小範圍的學院當中,所以伊能嘉矩的臺灣研究引起臺灣本地人注目的,並不是他的原住民研究,而是他關於臺灣歷史的研究。

一九四一年,臺灣史研究的本地人先驅楊雲萍,高度評價伊能嘉矩為「臺灣研究之碩學」、是「建立臺灣研究史上不朽之金字塔」的「巨峰」。楊雲萍所謂的「臺灣研究史上不朽之金字塔」指的就是伊能嘉矩的《臺灣文化志》。[2]楊雲萍不只在日本時代就高度評價伊能嘉矩的臺灣研究,戰後他主張臺灣研究應該建設性地繼承日本時代的日本人研究成果,而這些日本人的研究者當中,「用力最勤,成就最大的第一人,就是伊能嘉矩」,[3]並且將《臺灣文化志》列為「臺灣研究必讀書十部」之一。[4]

楊氏所舉的十部書當中,五部是清代的地方志或官員之筆記,與其說是研究著作,不如說是研究史料。三部是西洋人的著作,另外的兩部就是連雅堂的《臺灣通史》與伊能嘉矩的《臺灣文化志》了。

由五南出版社在 2017 年出版的《臺灣通史》。

戰後初期,伊能嘉矩的臺灣研究之各種業績當中,較諸人類學領域,一直是其關於臺灣歷史的著作更受重視。伊能嘉矩的臺灣研究著作,戰後最先被翻譯成中文出版的,是臺灣省文獻委員會於一九五七年將《臺灣蕃政志》的大部分內容及一小部分的《理蕃誌稿》翻譯出版。但是一直到八〇年代中期,也就是戰後的大約四十年間,伊能嘉矩的臺灣研究著作的「復甦」,還是以復刻為主。

一九八〇年代以後,伊能嘉矩之「復甦」進入另一個階段,而成為其契機的,則是伊能的故鄉遠野在一九八二年於該市的鍋倉公園樹立「伊能嘉矩先生顯彰碑」。這個顯彰碑刻上了伊能嘉矩自訂的「田野調查三原則」,該顯彰碑揭幕之際並由原臺北帝國大學土俗人種學講座的宮本延人助手(一九八二年時任日本東海大學教授),以「伊能嘉矩と臺灣研究」為題,發表演講。宮本延人教授是研究臺灣原住民的人類學專家,因此他的演講當然與一般的歷史學者不同,而更重視伊能嘉矩在臺灣人類學史上的貢獻。

宮本延人教授雖然提出伊能嘉矩的臺灣人類學調查,不似鳥居龍藏森丑之助那樣長時間而且深入原住民地區進行實地調查,而是只在淺山地區進行瀏覽式的調查,再配合傳統的文字史料而做成的,但卻具有先驅性的意義。不只宮本延人教授,一九三九年以臺北帝大之土俗人種學講座為基盤編輯發行的《南方土俗》雜誌上,體質人類學者金關丈夫教授,也以「在臺灣的人文科學研究史上,不能不提伊能氏之名字」來評價伊能嘉矩。[8]

戰後,可謂延續臺北帝大土俗人種學講座之臺灣人類學研究傳統的馬淵東一(時任東京都立大學教授),也說伊能嘉矩是「臺灣史及高砂族研究的偉大先驅者」。[9]當代的臺灣原住民研究專家笠原政治教授也說:「一九〇〇年刊行之《臺灣蕃人事情》裡所示的伊能見解,可視為是學術性分類的嚆矢。該書的確是位於臺灣的原住民族分類之「原點」上的著作。[10]可以說,伊能嘉矩在臺灣人類學史上具有先驅性的貢獻,已經是學術界的定評與共識。

一九八二年遠野的伊能嘉矩彰顯活動,可以說是伊能嘉矩作為臺灣研究者在故鄉遠野重新被認識的開始。[11]但是,真正讓伊能嘉矩的「復甦」起到爆發性的高潮的引火點,應該是一九九五年遠野市立博物館舉辦的「伊能嘉矩鄉土と臺灣研究の生涯特展」。

這個特展一方面編製了伊能嘉矩的詳細年譜、著作和日本方面的伊能嘉矩相關文物的目錄,首次相對完整地呈現了伊能嘉矩的全生涯;另一方面由於伊能嘉矩臺灣田野踏查的日記在臺灣出版,而讓臺灣開始注意到了這個原來只被認識到其作為歷史學者之側面的伊能嘉矩,同時也是臺灣人類學調查研究先驅者。

曾經出席一九九五年遠野之伊能嘉矩特展的楊南郡,於翌年(一九九六年)將《伊能嘉矩の臺灣踏查日記》及伊能嘉矩刊載於《東京人類學會雜誌》的「臺灣通信」之一部份平埔族相關文章,翻譯成中文出版,終於引來了臺灣之伊能嘉矩熱潮的時代。

《東京人類學會雜誌》(Source:https://goo.gl/bq8kyz

臺灣之伊能嘉矩熱潮被更進一步推上巔峰的,是一九九七年長年收藏於臺大圖書館的「伊能文庫」完成整理,使此一向來如謎的重要館藏之全貌終於得被理解。我本人自一九七四年於臺大圖書館地下書庫之一隅,偶然邂逅當時零亂地散置於書架上的伊能文庫以來,以個人之力經過二十餘年的努力,於一九九〇年代中期終於拼湊出伊能文庫的全貌,而於一九九七年由臺灣大學出版《國立臺灣大學藏伊能文庫目錄》。

翌年(一九九八年),作為臺大新總圖書館的開館紀念活動,臺大圖書館以剛整理出來的伊能文庫為基礎,加上從遠野博物館及伊能家屬借入的資料,在館內舉辦了一個盛大的「伊能嘉矩與臺灣研究特展」。臺大人類學系胡家瑜教授也於此時整理一九二八年來自遠野伊能家的人類學標本,出版《臺大人類學系伊能藏品研究》。於是,臺大所藏的伊能嘉矩舊藏臺灣人類學標本、歷史學文獻,在入藏七十年後終於完全明瞭了。我所指導的學生陳偉智也以伊能嘉矩為對象,撰寫了極獲好評的碩士論文(這篇論文經過修改後,於二〇一四年由臺大出版中心正式出版)。[12]

臺大的「伊能嘉矩與臺灣研究特展」之後,伊能嘉矩已經在臺灣研究領域(不論是人類學界或是歷史學界),站定了先驅者、金字塔式的地位。二〇〇三年,公共電視將伊能嘉矩選為臺灣百年來的重要歷史人物,拍攝了以伊能嘉矩之臺灣踏查為內容的紀錄片《帝國的足跡──伊能嘉矩》。二〇〇七年成立的臺灣歷史博物館,在該館的日本時代展示單元中,也特別開闢了一個子題來展示伊能嘉矩的臺灣調查。

最後,我想要對伊能嘉矩於大約一百二十年前在臺灣所作的臺灣田野調查及其臺灣研究的當代意義,作一些說明。

如上所述,伊能嘉矩的「復甦」有賴於遠野方面的兩次彰顯活動和遠野博物館、伊能家屬、臺大圖書館、臺大人類學系的伊能相關文物、文獻的整理與公開。不過如果從晚近臺灣社會的民主化、自由化、本土化進程來看,也可以說伊能嘉矩的著作為臺灣提供了珍貴的憑藉和養分,因此受到臺灣社會的重視。

一九八〇年代以來臺灣社會蓬勃的民主化、自由化要求,除了逼使當時的國民黨政權必須適度地回應社會的要求緩和其集權統治,另一方面臺灣社會也在找尋被國民黨政權之中國民族主義志向所邊緣化的本土文化認同。這時,伊能嘉矩的臺灣研究業績,就成為可以適時地滿足這種社會需求之不可多得的材料了。

如前所述,一九八五年以前伊能嘉矩的臺灣研究成果基本上只是學術研究工作者的參考材料,因此當時伊能的著作大概只是復刻再版後在學術界的小範圍內流通。但是,進入一九九〇年代以後,伊能嘉矩的著作就以中譯的形式在臺灣出版了。這說明了伊能嘉矩的著作,已經不再只是小範圍的學術界有所需要,即使廣大的臺灣社會,也想要從伊能嘉矩龐大的調查成果獲取臺灣文史知識。

伊能嘉矩的著作所可提供的臺灣文史知識中,尤其以有關平埔族的調查記錄最為重要。如前所述,向來生息於臺灣平原地帶的原住民,在一八九五年伊能嘉矩來到臺灣之前,已經被清帝國統治二百餘年,其民族之固有文化已經流失甚多,甚至難以為繼。伊能嘉矩的調查紀錄,可以說正好是在這些平埔民族之黃昏時代,及時地為他們作出了紀錄,保留了他們民族的文化面貌。

一九八〇年代以後,臺灣平埔族發動文化復振運動時,這些伊能嘉矩當年的調查紀錄,也就自然成為極少數但也是極重要的資源和憑藉了。伊能嘉矩當年曾經希望自己的調查研究可以對日本之臺灣殖民統治有所助益,但他當年應該無法料想百餘年後時移世變政權轉移之後,他的調查研究紀錄竟然也還可以開展出如此不同的現實意義。


[1] 「臺灣史學の權威 伊能嘉矩君の追悼會」,《臺灣時報》大正十四年(一九二五年)十一月即十二月號。

[2] 「臺灣研究の碩學 伊能嘉矩」,《臺灣時報》昭和十六年(一九四一年)一月號。

[3] 楊雲萍,〈《臺灣文化志》的著者〉,《公論報》「臺灣風土」專欄,一九四八年九月十三日。

[4] 楊雲萍,〈臺灣研究必讀書十部〉,《公論報》「臺灣風土」專欄,一九四九年五月十六日。

[5] 森口雄稔(一九九二)之中譯。

[6] 伊能嘉矩刊載於《東京人類學會雜誌》「臺灣通信」之編譯。

[7] 陳偉智(一九九八)之修定改寫。

[8] K,〈A博士の質問に答へ伊能嘉矩氏の書翰〉,《南方土俗》第五卷第三號(一九三九年二月)。

[9] 馬淵東一,〈高砂族の分類学史的回顧〉,《民族學研究》第十八卷第一─二號(一九五四年)。

[10] 笠原政治,〈台灣原住民族を俯瞰する伊能嘉矩の集團分類をめぐって〉,《台灣原住民研究》第十六號(二〇一二年十一月)。

[11] 在此之前,伊能嘉矩在其故鄉是作為一位鄉土史研究前輩而被認識的。例如,一九七七年遠野市教育文化振興財團出版了伊能嘉矩的《遠野史叢》;一九八〇年遠野市立圖書館博物館開館之際,也將伊能嘉矩置於「伊能嘉矩、佐佐木喜善、柳田國男」的鄉土研究系譜中來展示的。

[12] 陳偉智,《伊能嘉矩臺灣歷史民族誌的展開》(臺北:臺大出版中心,二〇一四年)。

本文收錄於《臺灣文化志》: 在臺灣研究領域的各個角落, 無處不見伊能嘉矩留下的巨大身影。 《臺灣文化志》是其一生的事業, 更是聳立在臺灣研究史上不朽的金字塔。 本書不僅重新校訂全書內容, 更加入兩篇專文導讀, 修訂先前譯本若干具有時代限制之文字, 旨在還原伊能嘉矩的用語與史觀, 並忠實呈現《臺灣文化志》的完整面貌, 使讀者重新建構這座島嶼的身世與歷史。
 【伊能嘉矩再發現:今日閱讀《臺灣文化志》系列講座】 在臺灣研究領域的各個角落,無處不見伊能嘉矩留下的巨大身影。《臺灣文化志》是其一生的事業,更是聳立在臺灣研究史上不朽的「金字塔」。究竟在百年後的今日,我們該如何閱讀這本重要的著作? 時間:2017/12/16-2018/01/17 詳情:https://goo.gl/EadtrN 主辦:大家出版、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說書 Speaking of Books、Bookstore 1920s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