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傳統法醫學的代表作──書內書外,閱讀《洗冤錄》

這幾年隨著電視劇播放、通俗著作出版,宋慈和《洗冤錄》開始廣為人知,但你知道該如何閱讀此人與此書嗎?

三百年前外國人在中國買書,是一項違法的行為?

買書,犯法嗎?我們或許可以從這群清康熙年間的朝鮮人,來嘗試檢驗這個設問。

華格納v.s.托爾斯泰:《尼布龍根指環》是歌劇的創新,還是粗俗至極的「偽藝術」典範?

萊茵河的河底深處,埋藏著一大批黃金,只要擁有這些黃金所造出的指環,將可以統治這個世界……

壞總裁與傻女孩如何攻佔出版市場?那些年,我們一起讀的言情小說

言情小說的存在,彰顯了一種女性的生活價值,並且開拓了臺灣女性私密的空間。

給下一輪出版業者的備忘錄——《馴字的人》

一個好的編輯,就像是一座橋樑,連結作者與讀者,橋面越是寬廣,就越能幫作家爭取更多願意走進他筆下世界的人。

紙媒的革命,不是從手稿到印刷!──即使機器出現,也無法被取代的手抄書文化

印刷術發明之初並未在短時間內完全取代手稿,所以身處在過渡期當中的作家就要對這兩種文字媒介有所取捨……

不只是「無所事事的愛」──仲夏夜之夢裡,莎士比亞寫給女王的密碼

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其實並不是一齣普通的喜劇,而是專為達官貴人的婚禮而寫的「婚禮劇」。

他用十四個筆名,書寫一個時代的香港──談煙斗文豪丘世文

他一生愛讀書,三十歲不到,就與陳冠中等合辦《號外》雜誌,曾以超過十個筆名發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