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維中:跳脫國族歷史的框架,重新認識亞洲的海洋與臺灣

羽田正著,林詠純譯,《東印度公司與亞洲的海洋:跨國公司如何創造二百年歐亞整體史》,八旗文化,2018。
作者:鄭維中(中研院臺史所助研究員)

西元兩千年之後,各國史學界關於全球史與世界史的研究動向,逐漸出現特別關注於全球交流、互動層面的趨勢。從討論範圍最大的《槍砲、病菌與鋼鐵》(1997 年)這種,採取生物學視角,述說跨越不同大陸種種人群的命運分歧者;乃至於《維梅爾的帽子》(2007 年)一般,透過微觀的物件交流史,呈現人類生活物質生活交織狀態者。其匯通之處,都是將當代人類的共同命運,追溯到十五,十六世紀,歐洲人首度擴張到全球各地活動的「近代早期」時代。倘若換成臺灣讀者所熟悉的語言,即所謂「大航海」或「國際競逐」的時代。

然而「大航海時代」,其主詞通常是指西北歐的航海家們。以此作為分期,也暗示了世界各處「被發現」的人群,並不具備主宰自己命運的能力;而「國際競逐」一詞,則將「主權國家」默認為是當時歷史變遷的主要推動者,暗指這樣的競逐,預示了其後十九世紀列強在東亞的活動。或可說,前者是「西方文明發展史」敘事下的產物,而後者則是「東亞近代史」中,從「西船叩關」敘事向前延伸的結果。由此,讀者不難發現,在國內過去的歷史教學之中,兩者分別對應了「西洋史」與「中國史」的教學內涵。

應用於當代,前者的觀點,對於十五世紀以來受到征服,邇後立國的國家(如南美諸國、斯里蘭卡、印度、印尼、菲律賓等,不勝枚舉),將會出現敘事主體立場上,自相矛盾的情況;而後者的觀點,則無視了世界上各處被殖民地區的歷史,亦淡化了各個「東印度公司」本身具備「營利公司」的組織特質。由此衍生各式各樣的歷史誤解,不免使閱聽大眾質疑歷史學者的既有研究,是否文不對題?

羽田正教授此書,提供了一深入淺出的解說,不啻為解決此類困境的一劑良方。本書不以「主權國家」為主角,轉而探討近代早期西歐各「特許公司」與南亞、東亞諸帝國,以及王權國家之間互動的歷史。此種敘事方式,是過去以國族歷史為主軸的書寫法,所無法想像的。但站在新興的全球史的立場,則是大破大立後呈現的解說架構。正如羽田教授所言:

「本書……可以說是相當特別的存在,因為本書企圖透過東印度公司的興亡,描述整體世界在十七、十八世紀之間的變化。這是一項極為大膽的嘗試,因為日本近一〇〇年來的歷史研究,都以日本史、東洋史、西洋史這三門學科為基本架構,但如果不打散這樣的架構,把整個「世界」視為研究主體,就無法涵蓋本書所欲探究的領域。」

羽田教授之所以採取上述的寫作方式,是意欲藉此展示,十五世紀以來,世界史演變的「連續性」。羽田教授在結論當中有言:

「舉個例子來比喻,東印度公司的行動,就像使用從別人家裡拿出來的資金,走進原本沒有資格進入的商店購買一流商品,所以自己幾乎沒有花到什麼本錢。接著再把購買的商品帶回自己家使用、或是出售以換取利益。這樣的交易活動持續了二〇〇多年。因此西北歐整體變得富裕,培養出足以領導世界的經濟力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美洲的白銀與亞洲的物產,建立了『近代歐洲』的經濟基礎。」

所謂「別人家裡的資金」,指的是美洲的白銀,而「原本沒有資格進入的商店」,則指繁榮昌盛的亞洲內部區間貿易。

這個論斷,早在經濟學者貢德・法蘭克(Andre Gunder Frank)所著之《白銀資本》(1998 年)一書,業已解明。不過,此書集中探討貴金屬流動,並未就此一時段內,世界史巨大變化的關鍵:工業革命的發生,與前述貴金屬資本累積的關聯,加以探討。首先對後者作出考察的,是另一位全球史先驅──人類學者艾立克・沃爾夫(Eric R. Wolf)。他於實際上到九〇年代,才逐漸受到重視的《歐洲與沒有歷史的人》(1982 年)一書中,首度展現了超越國家界線,去考察工業革命演進的成果;並清楚剖析了印度殖民地的誕生,如何與英國工業革命一起,造成全球生產與消費體系重組的連鎖反應,或即廣義的「資本主義」興起的歷史過程。

因此,即便羽田教授沒有直接引用前述兩本書籍,本書仍被可視為是,將九〇年代起一系列全球史研究上的突破,加以消化反芻;再將學界最新取得的共識,融會貫通、臚列條陳出來的洗練作品。十八世紀歐亞關係的鉅變,發端於印度與西歐各國間關係的反轉。若僅專注於東亞史,而忽視南亞的變化,將無法理解歐洲人於十七與十九世紀,兩度擴張其東亞活動的性質,而直觀的認定兩者為斷裂、不連續的歷史發展。

本書原出版於 2007 年,讀者不難發現,此書之出版,距離前述法蘭克與沃爾夫著作受到充分討論的 2000 年前後,尚且不遠。羽田教授也在此書中列舉了相當數量的日本學者研究成果。由此可見,日本學者並未在此全球史學發展的思潮中缺席。羽田教授本身為專精近代早期印度史的學者,也因此,其能充分吸納印度歷史學,在此數十年中,對於世界史研究的貢獻,並將之轉化為日本史學界反思的養分。臺灣史權威曹永和院士,亦曾主張「在世界史架構中鋪陳臺灣島史」。羽田教授這種將日本史納入全球史架構,再加以鋪陳的做法,尤其值得我人效法。本書的出版,對我輩嘗試重新認識臺灣歷史,亦有莫大啟發。

《東印度公司與亞洲的海洋》,八旗文化出版。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