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弔書之死亡的書店——讀《書樓弔堂:破曉》

作者:甯緒

「真正重要的書,會帶給我們等同於這輩子的不同人生,所以在遇到那本無可取代的書之前,人會不斷尋覓。」

明治二〇年代的東京郊外,有一間遺世獨立的書店,名為弔堂。

弔堂主人認為書的價值不在內容,若是無人閱讀,一切都是虛無,

書本只會徒然在黑暗中死去。

因此主人將讓客人與命中註定的那本書邂逅一事,視為自己一生的使命。

他在燭光搖曳的店裡等待著求來尋求那場邂逅的客人。

只有命中註定的雙方相遇之際,死去的書本才能獲得超渡,才能找回作為一本書的價值。

曾經見過幽靈,終身為幽靈所苦的浮世繪師;追尋觀音的慈悲,竟發現自己遭鬼神迷惑的小說家;想要啟蒙世人,卻困惑於妖怪存在的哲學家,他們因緣際會來到弔堂,是否能在這裡邂逅那本改變他們一生的書?

— 出自《書樓弔堂:破曉》書背文案

這是一間憑弔仍處於死去狀態書籍的書店,所以才名稱「弔堂」。然而當書籍遇見了那個屬於它的無可取代的人後,這本書以及那個人皆真正活了起來。

書樓弔堂:破曉。https://goo.gl/9ziob6

擅長將妖怪與人心以及心理學、哲學、佛學……等各種理論透過案件交相結合的京極夏彥,在結束使其一炮而紅的《京極堂系列》之後,相隔多年推出了將書店、幽怪神靈以及明治時代的名人們的人生交相結合的小說《書樓弔堂:破曉》。

單看書名會有種可能在看《暮光之城》系列的錯覺(都是『破曉』惹的禍),而且下了副標的書名,也會讓書迷對於是否為系列作產生期待。然而《書樓弔堂:破曉》並非《京極堂系列》那樣一書名為一案的作品,而是六則短篇小說組成。

內容也與推理較無關係,和明治時代的歷史較有聯繫。

故若對於明治時代名人比較不熟悉的書迷,對於這本書自然較為無感。但是這本書的時間設定早於《京極堂系列》六十年,所以《京極堂系列》主角們的祖字輩有意無意地出現在書中,這種小驚喜,是京極夏彥的鐵粉才知道的彩蛋,也讓此書承接了《京極堂系列》的基本書迷群。

《書樓弔堂:破曉》是幽暗的書店中出現了白衣店主聆聽來店者與幽怪神靈交纏的故事,然後替其揀擇屬於他的那本書,讓書與人同時都從未知死亡的狀態跨入到知其方向的結果。而這六名來店者,都是幕末或明治時期知名的人物。

撰寫這樣的故事,第一需熟知幕末明治時期知名人物的生平;第二需對於該年代所出版的書籍知之甚詳;第三,對於鬼神妖怪的研究非常深刻,這樣才能將三者以虛構的小說形式結合起來。

這對號稱全日本藏書量最豐富又是知名日本妖怪研究者的京極夏彥來說,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某日本綜藝節目就安排了憑藉描寫搞笑藝人生活的《火花》獲得直木賞的搞笑藝人又吉直樹前去拜訪京極夏彥的書齋,粗估藏書一萬本。

京極夏彥書齋一隅。https://goo.gl/M4CDy8

可以看出京極夏彥的知識底子有多雄厚。

從《京極堂系列》一身黑衣的書店主人兼陰陽師到《書樓弔堂:破曉》的白衣店主,在描寫上雖然是一黑一白,一腹黑一客氣,但都非常有京極夏彥本人的影子。而京極夏彥在人前一貫的打扮就是一頭金髮一套傳統和服一雙黑色皮手套,如此地讓人印象深刻。

京極夏彥。https://goo.gl/HFruAY

若《書樓弔堂:破曉》真為京極夏彥的新系列作,以這樣短篇小品文的風格能否帶起一陣如同濃墨潑灑般的《京極堂系列》妖怪旋風,尚有待驗證。

不過若是受不了《京極堂系列》碎碎念般的長篇大論,且對於日本明治時代有興趣的朋友,《書樓弔堂:破曉》不失為睡前書的好選擇之一。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讀者的眼睛

讀者的眼睛

甯緒/ 雲想/ Shaulu Lo/ waina
四個小說嗜讀者,秉持著閱讀不該是孤獨的信念,在台中成立不同質性的讀書會,而【讀者的眼睛】是我們對閱讀的獨望轉向網路廣衾無垠的窗。
讀者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