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視野的統合:從中國近代史的視角閱讀《殖民地帝國日本的文化統合》

關於《殖民地帝國日本的文化統合》,目前已有幾篇文章介紹,如〈文化統合政策的矛盾,如何導致大日本帝國的崩潰?〉等。本文則從非「同溫層」的角度出發,以不同面相思考本書的意義。兩年來,不乏有網路上的意見領袖提倡「離開同溫層」:應該將心比心理解其他不同意見人士的想法。但是真要落實,卻又是另外一個課題。這同樣適用於討論日治時期臺灣史時的氛圍。

當下應該要怎麼理解日治時期的臺灣呢?由於個人政治立場的主張,對於這個問題會有各自不同的看法。這從早前「八田與一銅像砍頭事件」中就可略窺一二。幾位知名的部落客引用矢內原忠雄(1893-1961)《八田與一傳》的說法,認為八田與一(1886-1942)的水利工程只是為日本帝國的核心利益服務。當然,矢內原忠雄的史觀亦受到許多批評。不過,這提醒我們應從日本帝國的角度探討,才不至於只能處於「同溫層」中,即單純從「臺灣史」或「中國史」來評價日治時期臺灣史。

水利會於1981年在烏山頭水庫八田塚前新設臺座,置放此八田與一銅像。

為何會出現這種狀況呢?筆者認為問題在於:研究者探討臺灣史的課題時,往往將溝通對象設定為臺灣內部,無法與國外研究對話。而所謂的批評者,又是站在偏重中國近代史的脈絡批判臺灣史的侷限。但是,就臺灣目前的中國近代史研究而言,實面臨許多考驗。最大的考驗是所謂的「中國近代史」,還沒有能從「地方觀點」解答國家權力的問題。這也是中國近代史一個重要的課題──地方與國家之間的關係。

倘若縱觀最近的研究成果,依舊集中在中央政治層面上的研究。若超出政治方面的研究,臺灣學界已經很難與對岸學界對話。這些考驗都說明臺灣熟知的中國近代史實在甚為貧乏,又如何能把不同發展脈絡的臺灣納入同一的思考脈絡?

站在這些討論的前提上,臺灣讀者才能更為了解駒込武(1962-)的《殖民地帝國日本的文化統合》所帶來的啓示。

駒込武的這本書提供整體視野,讀者們能從日本帝國在各殖民地的文化政策,看到大日本帝國對於其所控制地區所進行的統治政策,進而作為了解近代日本史的重要線索。此書標題中的「統合」一詞,在《廣辭苑》的解釋,就有統一的意思。不過,綜觀全書各篇章中,日本帝國對於各統治地區推行文化政策的論述,很明顯的就具有不同的特性。作者不單是站在受害者的立場研究,而是從日本史的脈絡認識東亞殖民地史。

如同作者所傳達的:以今天的角度來說,必定要否定殖民統治的合理性。但是,在探討日本各殖民地或占領地區深入統治力量的同時(某意義上筆者將其視為同化的另一種意思),亦應看到被統治者的主體性。這樣一來,才能深刻地認識到各地域的特性。

正如作者所言:「內地延長主義與殖民地主義是國家統合層次之平等化與差別化的邏輯,而在各地區的狀況又不盡相同。」所以,駒込武在此書中主要談論的:日本政府面對各地區時,同化政策所採取的不同策略,而這些策略又對於日本國內造成怎麼樣的影響呢?

1921年關於臺灣總督田健治郎與內地延長主義之報導。(Source:Wikipedia)

日本作為一個後進的近代化國家,在短短不到一百年的時間內,即擁有廣大的殖民地。在推行統治時,必定要運用與日本本土同樣的統治手段,而這些統治手段使日本人開始注意自我文化特質的界定問題。這牽涉到本書的中心觀點,即所謂的「膨張的逆流」和「防波堤」。前者為日本帝國主義隨著統治多民族而産生的各種矛盾,反過來影響本國的制度等出現的變化;後者即為了防止前者出現,而將國內的矛盾往外轉移。作者藉此比喻日本內地與殖民地的關係變化。

駒込武在此書中所要表達的中心觀點,則是所謂「膨脹的逆流」的現象,即本國殖民地佔領區之間所造成的相互影響。這影響實際上對於「日本人」這個定義,構成很大的衝擊,這種狀況在今時今日的某些地區仍不時出現。(如所謂的「建設民主中國」就有類似的意味。)

由於本書所牽涉的層面甚為廣泛,包含臺灣史、韓國史、滿州史,乃至於華北佔領區。研究者能從此書中得到不同的思想資源。而就非臺灣史研究者的筆者而言,在閱讀此書的過程中亦甚有得。如在中國抗戰史的論述中,對於日本控制地區的研究甚為不足,或以「敵偽地區」或「淪陷地區」等詞來加以概括。

但是,在此書的論述中看來,滿州國和華北的狀況不盡相同。因此日本政府在推行文化政策時所碰到的問題也大相逕庭。如滿州國要面對的是溥儀皇帝與天皇制之間所存在的內在矛盾;而華北佔領區則是在推行日本語教育的過程中,面臨著民族主義的自我否定。這些研究實能對「國際化」尚嫌不足的中國近代戰爭史闡發一些啟示。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