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戀」的思想家──漢娜鄂蘭的獨立性,與她對世界的愛

鄂蘭個人的生命故事,在作者的筆下昇華成了一個關於人格與思想獨立性的理念型。

何謂「真正的愛」?──當漢娜鄂蘭的思想碰上精神分析

這是一本描繪猶太裔美籍政治思想家漢娜・鄂蘭個人生平與思想的傳記。

誰是鼠族?那群棲伏於北京地下臟腑的人們──《低端人口》

「每天早上我們醒來,就是一個小小奇蹟,雖然這奇蹟早已變得平凡:我們還活著。」

是時候,把話語權還給越南人──《越南:世界史的失語者》

「越南」可以成為一個歷史研究的主體嗎?或者越南永遠只是一個附隨、沒有聲音的邊緣呢?

打破對納粹的迷思:大屠殺為什麼會發生?

人類從來都不因為一場屠殺成為過去歷史被悼念,就真的離開了孕育極端狀態的土壤。

重現消失的昭和三〇年代風景──《遇見老東京》

讀過川本三郎筆下的老東京,也許你會忽然意識到,自己與往昔的距離,並非遙不可及。

如何看待難民問題?反思族群衝突時,我們需要知道的脈絡與真實

能夠釐清真相和改變態度的決定性關鍵,不是言詞,而是事實。

問生、問死、問靈魂,只為給心底的遺憾一個解答

問米淡化了生死的分界,在通靈者的幫助下,既處理鬼神,也關照蒼生……

記憶災變的另一個方式──《愚者之毒》與1963年日本的礦坑爆炸事件

第70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得獎作。無邊的絕望招來無法逃脫的罪,也招來絕對的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