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深夜逮捕行動,改變了他們的一生:四六事件中的臺大學生們

我們應該客觀理解「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這句話的脈絡,而非一味以英雄崇拜方式來強調其精神。

如果可以回到過去改寫歷史──宮部美幸《蒲生邸事件》

如果可以改變歷史──可惜從來不會有這個「如果」,歷史終將引領著一切到達宿命的結局。

告別革命還是太早的事──近代中國、後殖民、全球化研究,德里克與他的革命時代

德里克在書中帶領讀者進入一個深邃的理論迷宮,探討了帝國主義、後殖民主義與全球化研究的根源與流變。

日本歷史的奧秘是否可以透過「地形」來解答?

比如赤穗浪士如何成功復仇?石山合戰為何拖延十年之久?

活用畫報消息,讓1930年代的小說人物生活節奏超逼真

中國近代流行的畫報最早起源於晚清,李天然桌上那疊按照日期疊好的畫報,其實是東西文化碰撞、交會的產物。

繼村上春樹之後,你應該認識的日本名字

在《被埋葬的記憶》中,石黑一雄以奇幻、虛構的方式敘述亞瑟王要騎士殺死會噴出煙霧的巨龍。

我們已經成為一個乞丐國家──沙烏地阿拉伯的「順民」是如何養成的?

沙國王室的統治手腕、石油財富和宗教對服從統治者的要求,加總起來的效果就是讓大多數民眾逆來順受。

讀完《俠隱》,等於把北京的秋冬春夏飲食都吃透

在老北平,最地道、最接地氣的吃食似乎總與酒肉有關!

歷史的彼時與此刻──關於言叔夏的「重複」書寫

「在寫作時,我常覺得不是我在寫這些內容,而是這些東西在複寫我。」──言叔夏

被遺忘的你,其實還有自己──林婉珍《往事浮光》

當我們懂得愛自己比別人多的時候,即便流淚別離,你就走在幸福的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