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麥地那前進──對伊斯蘭民主的追尋

伊斯蘭多元主義的基礎,可以用這句無從爭辯的經文總結:「對於宗教,絕無強迫」。

政教分離是民主政府的前提?從美國經驗反思伊斯蘭教的世俗化之路

你知道嗎,全世界有超過十億的穆斯林,絕大多數都欣然接受民主的基本原則。

伊斯蘭信仰本質上和民主制度對立嗎?穆斯林:一個真正的宗教政府必須民主

如今,我們能否運用伊斯蘭在中東與其他地區建立起一套真正的自由民主制度呢?

清朝皇帝祭拜明朝將軍?滿洲人的祭神祭天典禮

清朝的漢人知識分子間流傳一個謠言,滿洲皇帝在紫禁城偷偷祭拜一位明朝將軍,以及一位明朝皇帝的母親……

為全球化正名,一個更遠古、更漫長的歷史過程──《全球化的故事》

全球化不僅僅是今天的國際貿易和文化經濟霸權,而是一個更遠古、更漫長的歷史過程。

南亞移民史,與現代東南亞國家的起源 ——專訪《橫渡孟加拉灣》作者、哈佛教授阿姆瑞斯

《橫渡孟加拉灣》對東南亞國族主義起源、移民議題與史學趨勢的啟示,及「非東北亞」視角的亞洲史有何重要性?

說一則關於同理心的謊──日本醫療小說《惡醫》

病人不懂醫生的立場;醫生也不瞭解病人的心情。如此一來,醫生與病人是兩條永遠的平行線。

從猶太裔作家見證歐洲城市的起落──茨威格與他的維也納

《昨日世界》是十九世紀末奧地利作家茨威格的自傳式小說,以歐洲文人的故事帶出人與城市的關聯。

啟蒙時代給了我們什麼?

也許啟蒙時代的結果真的像盧梭說的那麼糟,但如果這些進展沒有發生,世界會不會變得更糟呢?

50年前,一本要求處方藥罐需要標示內容物的書,竟然引起美國社會的兩派論戰?

「病患應該要選購藥物,正因為他們是俘虜消費者,他們有權利知道自己買的是什麼,以及要花多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