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走吧!去地圖以外的世界旅行

我們所知的最大地下城,德林庫尤(Derinkuyu),一九六五年被人發現,如今仍只挖掘出局部。

不只是食材和感官,「滋味」沒你想的這麼簡單!

這種歡愉的感受通常在最初那幾口最為高張,但是愈吃就會愈感乏味。可是換吃個不同的東西時,那種歡愉的感受就會再度湧現。

「被戰火摧毀的世代」──讀《西線無戰事》

文學作品與其創作者,得接受群眾的反覆無常,更會被政治勢力干預生存與否,令人不禁試問,如此的考驗其代價是否過於巨大?

從「黃金年代」到「歐洲病夫」──讀《鄂圖曼帝國三部曲:1300-1923》

表面上仍舊繁榮,實際上已搖搖欲墜的鄂圖曼帝國,在18世紀末迎來更多難題。

由一場夢誕生的古老帝國──讀《鄂圖曼帝國三部曲:1300-1923》

鄂圖曼帝國的重要性與受矚目的程度並不成正比,至少就歷史讀物來看依然如此。

愛妳愛到吃了妳!讀倉狩聰《蟹膏》中的愛戀依附

你會愛上誰,跟你媽媽小時候怎麼對你有關,你相信嗎?

要是能和司馬先生見面的話……

如今世上變成這番局面,倘若司馬先生在世,不知作何感想。

曾經惺惺相惜的革命家們──孫中山與他的日本友人

當中國民族主義者與日本民族主義者轉為仇讎時,雙方都後悔昔日的親密交往。

毒品、夢想、國家建構:鴉片戰爭結束後,中國要往何處去?

西方國家頻頻看到存心、挑釁與蔑視之處,中共政府則看到國內維安課題。整個事件又流露出另一個鴉片戰爭的對比:中國似乎在與西方交戰之際,也與自己打仗。

穀倉效應:為什麼團體超過一百五十人就會分裂?

臉書高層對工程師人數突破一百五十名一事感到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