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年前外國人在中國買書,是一項違法的行為?

買書,犯法嗎?我們或許可以從這群清康熙年間的朝鮮人,來嘗試檢驗這個設問。

壞總裁與傻女孩如何攻佔出版市場?那些年,我們一起讀的言情小說

言情小說的存在,彰顯了一種女性的生活價值,並且開拓了臺灣女性私密的空間。

他用十四個筆名,書寫一個時代的香港──談煙斗文豪丘世文

他一生愛讀書,三十歲不到,就與陳冠中等合辦《號外》雜誌,曾以超過十個筆名發表文章。

遭酸民濫用的匿名書評是言論自由,還是網路霸凌?

隨著網路普及而生的酸民文化,也漸漸滲透到寫作的淨土。

書房大掃除:如何解決清不完的待讀之書?

買書以後就擱在書架上,時間久了反而變成不讀書,為何會有這種矛盾的現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