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是繕寫室的模樣──歐洲中世紀的繕寫士、畫工,與他們的手抄本

「不舍晝夜,捕捉智慧,是我把黑暗,化作光。」──九世紀愛爾蘭語「修院抒情詩」。

中國傳統法醫學的代表作──書內書外,閱讀《洗冤錄》

這幾年隨著電視劇播放、通俗著作出版,宋慈和《洗冤錄》開始廣為人知,但你知道該如何閱讀此人與此書嗎?

三百年前外國人在中國買書,是一項違法的行為?

買書,犯法嗎?我們或許可以從這群清康熙年間的朝鮮人,來嘗試檢驗這個設問。

華格納v.s.托爾斯泰:《尼布龍根指環》是歌劇的創新,還是粗俗至極的「偽藝術」典範?

萊茵河的河底深處,埋藏著一大批黃金,只要擁有這些黃金所造出的指環,將可以統治這個世界……

紙媒的革命,不是從手稿到印刷!──即使機器出現,也無法被取代的手抄書文化

印刷術發明之初並未在短時間內完全取代手稿,所以身處在過渡期當中的作家就要對這兩種文字媒介有所取捨……

不只是「無所事事的愛」──仲夏夜之夢裡,莎士比亞寫給女王的密碼

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其實並不是一齣普通的喜劇,而是專為達官貴人的婚禮而寫的「婚禮劇」。

當插畫家遇上安徒生:沼澤王之女與醜陋國王的邪惡詛咒

荒涼的沼澤底下住了一個邪惡的國王,會把人拖進沼澤裡,永世不得超生…

當插畫家遇上安徒生:玫瑰仙子與藏在羅勒花盆裡的秘密

加斯金為安德森童話集設計一百幅中世紀風格的木刻版畫,使故事讀來更加夢幻。

魯拜集(四):作家、插畫家、旅行家,三位女性與波斯詩集的故事

這次介紹的兩本《魯拜集》,分別是潔西金及安費許二位女性插畫家的作品。

魯拜集(三):美酒一鍾詩一冊,波斯李白的浪漫情懷

金庸在《倚天屠龍記》中,提到小昭愛唱的兩句歌,也是奧瑪珈音的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