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嘉聲:羅馬帝國,古代地中海世界最成功的創業故事

羅馬帝國以政治軍事力換取影響力及經濟利益的規模、強度及速度,堪稱古代地中海最龐大及最成功的創業。

胡培菱:海拉細胞的種族與道德爭議,一段光榮又醜陋的醫療史

許多科學發明的成功,皆是因為海拉細胞的存在,然而其背後卻有著醜陋的故事。

江懷哲:歷史的壟斷,記憶的鬥爭──美國越戰史學與《越南:世界史的失語者》

在越南本土,黃底三線的越南共和國國旗還是如禁忌般,那場屍橫遍野的越南內戰,仍在記憶層次裡廝殺著。

陳建守:在打字時代,重新找回筆尖之間的重量──《手寫時代》

與其悲嘆手寫時代的靈光消逝,不如重新塑模手寫形式在打字時代能扮演什麼角色?

周軼君:敘利亞戰地圖書館,戰火中以書捍衛希望的烏托邦

戰火連天時忽然發現六千本書,達拉雅人因此有了心靈的依傍,這幾乎是童話般的相遇。

涂豐恩:巴森,《從黎明到衰頹》的作者,二十世紀的史學靈魂

我們應該如何理解、乃至於超脫這樣一個衰頹的時代?巴森的答案是,閱讀一點歷史。

張鐵志:假新聞氾濫的年代,我們是否已經失去了探求真理的能力──讀安伯托・艾可《試刊號》

這個時代的問題,是當謠言和假新聞在社交媒體上四處流傳,沒有人再相信真相。

陳柔縉:透過博覽會紀念章,重回臺灣的日本時代——《一個木匠和他的台灣博覽會》緣起

當年在台灣博覽會五十天會期中,有一個紀念章愛藏家遊走市街,足足蓋出了三百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