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贏得國共內戰的關鍵是武裝鬥爭?毛澤東:筆桿子同樣重要

毛澤東曾說過:「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要先造成輿論,總要先做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

一場即使達成停戰協議,也未曾結束的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

為何會有第一次世界大戰?為何會動員這麼多人?造成這麼大的損失,卻沒有一個清楚的動機與結果?

學問太好錯了嗎?根植於美國傳統文化裡的反智心態

為什麼美國會出現「特別」的第 45 任總統?如果要問何以如此,本書就是重要的解答之一。

【我們在島嶼朗讀】王文興〈欠缺〉

〈欠缺〉一篇描寫一名情感早熟的少年,戀上鄰家的已婚少婦,之後卻發現這名少婦不似他想像的良善美好。

傳記做為一種哲學書寫──透過《愛這個世界》,開啟與鄂蘭的對話

在傳記做為一種哲學書寫的實踐之下,鄂蘭與揚布魯爾,當然也是互見彼此的星火。

「自戀」的思想家──漢娜鄂蘭的獨立性,與她對世界的愛

鄂蘭個人的生命故事,在作者的筆下昇華成了一個關於人格與思想獨立性的理念型。

何謂「真正的愛」?──當漢娜鄂蘭的思想碰上精神分析

這是一本描繪猶太裔美籍政治思想家漢娜・鄂蘭個人生平與思想的傳記。

對立的政治,共有的歷史──「中國人與美國人」被忽略的國際史

希望能從歷史獲得知識力量,且對臺灣的未來有理性關懷的讀者更應該閱讀這本《中國人與美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