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追捕過艾希曼!──寫下歷史的納粹獵人行動

「這將是史上頭一遭,猶太人自己審判殺害族人的兇手。」摩薩德的頭頭這麼說道。

「希特勒對德國難道沒有貢獻嗎?」——這些年,德意志在歷史與記憶間的掙扎

德國在戰爭的前、中、後所遭逢的困境與劫難,分別為何?

葉浩:在歷史灰燼底下採珍珠的政治理論家

政治的本質是一種集體活動,目的在於讓人在個人上與集體上皆彰顯自主性。

生命是什麼?──德意志心靈的自然想像

最危險的世界觀便是未曾審視世界的世界觀。我們是否身處楚門世界而不知?

永遠的異議人士:為希特勒下註腳的男人(下)

歷史省思背後的自我省思,使得他的著作具有旁人無法企及的強度與力量。

永遠的異議人士:為希特勒下註解的男人(上)

他不僅寫出了德國歷史,他自身就因為德國歷史而深受磨難。

他向德國人解釋德國:以春秋之筆記錄世界的記者哈夫納

哈夫納憑藉著犀利和原創的觀點,逐漸在德國新聞界建立超然的地位。

從俾斯麥的創建到希特勒的毀滅,德意志國是否一去不復返?

德意志國「以三場戰爭做為序幕,然後以兩場駭人聽聞的世界大戰收尾」。

良知就是他心中的尺度:哈夫納,一個德國人的故事(下)

隨著哈夫納的去世,德國不但失去了最嚴厲的批判者,同時也失去了最聰明的捍衛者。

良知就是他心中的尺度:哈夫納,一個德國人的故事(上)

哈夫納的生平充滿傳奇性,二十世紀的德國史幾乎等同他個人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