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一則關於同理心的謊──日本醫療小說《惡醫》

病人不懂醫生的立場;醫生也不瞭解病人的心情。如此一來,醫生與病人是兩條永遠的平行線。

何謂善終?死亡作為社會研究的起點──《理想的告別》

理想的告別(ideal)就是好的死亡/善終(good)嗎?美國的臨終之路是「我們」目前該學習的取徑嗎?

從不正義的根源,思考何謂「正義」──壓迫和支配結構下的另一種正義面貌

我們如何透過批判理論進行歷史與社會脈絡的規範性反思,藉此思考另一種正義的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