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紙牌屋:蔣介石、美國、與近代臺灣的命運

一九五一年的七月,對蔣介石而言想必是段難熬的時間。

不過半年前,美國政府因應韓戰爆發後的新局勢,決定提供國民黨政府超過七千萬美元的援助。這對風雨飄渺、前途未卜的蔣氏政權而言,原本該是件值得慶幸的好消息。然而拿人手短,接受了美國的援助,也意味著蔣介石必須讓渡出一部分權力,讓美方介入中華民國的運作。而美國這位老大哥也著實不客氣,為了確保這筆經費能夠有效利用,達到原本的戰略目的,美國早已打定主意,將會嚴格監督、全力介入軍援的分配和使用,就算侵犯中華民國的主權也在所不惜。

國民黨中央改造委員會於一九五〇年八月五日,韓戰爆發不久,第一次開會。(黨史館提供)

衡諸情勢,國民黨政府別無選擇,只能乖乖聽從美國的指令,「反攻大陸」的夢想仍得放在心底,但扮演美方忠實而可靠的盟友,才是當下最重要的目標。

然而習慣指點天下的蔣介石,豈會甘願受人指導?委曲求全的他,將心中的憤恨不滿,全都化成了文字。在那年七月的日記,他忿忿不平地抱怨美方「以美援為理由,要求我軍事與經濟不合理緊縮」,並說自己「腦筋中悲憤哀傷,竟是夜夢泣醒,此種汙辱刺激,實為近年來所未有之現象。」

意外的國度:蔣介石、美國、與近代台灣的形塑》一書,寫一九四九年前後的中華民國與台灣,如何在沒人能夠意料、或許也沒人樂見的發展下,成為了一個無奈的命運共同體。上述故事是本書的一個片段,而故事中的兩方,蔣介石政府與美國,正是推動這段歷史發展的兩個主角。在快速變換的國際局勢中,他們時而彼此算計,時而相互角力,都是要為自身謀求最大利益。

但可想而知,在內戰中不斷敗逃、最後將江山拱手讓人的國民黨政府,幾乎已是自身難保,必須仰人鼻息,在美國人面前不免總顯得矮上一截。也難怪,那段時間,蔣介石在日記中,屢屢以直率的語言,表達對美國的不滿。一九四八年,代表民主黨的杜魯門連任美國總統。杜魯門國民黨政府向來不甚友善,加上同一天,國民黨才剛丟掉了瀋陽,宛如雙重打擊,以致蔣介石在得知來自美國的消息後,竟稱自己「屢萌生不如死之感」。

夜夢泣醒、生不如死,這是一個威權時代不曾出現的領袖形象──民族救星豈能有軟弱的一面?但也是這些細節,展現了蔣介石與國民黨在戰後那段時光的窘迫與不安。

本書作者林孝庭教授是近年來在海外最受矚目的台灣歷史學者,他自台大政治系、政大外交所畢業,而後赴英留學。 二〇〇六年,他以《西藏與國民政府時期的中國邊疆》(Tibet and Nationalist China’s Frontier: Intrigues and Ethnopolitics, 1928-49)一書,奠定了學術地位,隨後加入史丹佛大學的胡佛研究所任職,直到今天。

胡佛研究所由美國第三十一任總統胡佛(Herbert Hoover)建立,一九一九年他捐贈給史丹佛大學五萬美金,成立這樣一所以「戰爭、革命與和平」為焦點的研究中心。經過將近一世紀,今天的胡佛研究所早已是學術重鎮,不僅有著出色的研究人員,更擁有超過四千萬件的檔案收藏,成為它傲視學界的本錢。更為一般台灣讀者所熟知的,是胡佛研究所受蔣家後人之託,保管頗受外界關注的「蔣介石日記」,因此屢屢吸引學者前往訪學。

在眾多學者留下的訪學紀聞中,林孝庭是一再被提起的名字。任職於胡佛研究所的他,往往居中牽線,為遠道而來的學者打點安排。而他自己,有了地利之便,更能充分利用蔣介石日記提供的線索,同時搭配英美等地公開的官方檔案,近年來屢屢推出新作,言人之所未言,開啟我們對於二十世紀東亞歷史的許多新認識。

意外的國度》是他的最新力作,正如書名所顯示,他認為今天我們面對的「中華民國在台灣」體制,是場歷史的偶然,而非源自任何一方的算計或操縱。這樣的說法,或許要讓亟於擁護或打倒中華民國的讀者為之側目,但正如他一再論證的,歷史變化往往超乎人的意志與預期。

戰後的世界局勢詭譎複雜,表面上美國得以呼風喚雨,實際上卻未必無所不能,甚至還不時因為情報不足進而誤判情勢,或者因為內部的權力鬥爭,導致政策無法順利推行。比如,美方曾一度想要扶植親美的孫立人與吳國禎,將蔣介石取而代之,但最終未能如願。而美國情報局也曾大力支持國民黨與共產黨之外、棲身於香港的「第三勢力」,提供他們資源與訓練,希望以此牽制國共兩方,最後卻以完全失敗收場。韓戰的爆發與後續情勢,更是一發不可收拾,超出美國的控制,讓它必須重新審視原本的東亞政策。

換句話說,在這場國際政治的權力遊戲中,沒有誰比誰更高明,每個國家都必須盱衡度勢、步步為營地決定其政策走向,時時計算它與盟友之間的利害關係。美國如此,資源和能力都極其有限的國民黨政府,當然更是如此。

這樣的觀察,在林孝庭的前一本中文著作《台海.冷戰.蔣介石》中已經有跡可循。在這本書中,他利用大量的檔案資料,重建了數個重要的歷史個案。值得注意的是,他告訴我們,蔣氏政權雖然屢屢顯得左支右絀,但不時仍有奮起的一面,希望把握國際局勢創造出的機會,在夾縫中找到生存之道。比如冷戰期間,國民黨政府曾經十分積極地與東南亞國家接觸,輸出「反共經驗」,建立軍事情報合作網路,為的是將自己打造成亞洲的反共領導先鋒,換取美國的支持和援助。

意外的國度》可以視為林孝庭這些年對戰後台灣歷史研究的階段性總結,與前一本著作相比,這本書提供了更具系統、更為完整的敘事。他從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事件開始,一路寫到一九五四年台美簽訂共同防禦條約,透過檔案的交相比對,細密地重建了這段歷史演變。

儘管有扎實的檔案研究作為基底,《意外的國度》寫來卻無一般學術製作的滯澀之感,透過檔案中透露的細節,林孝庭讓這段歷史變得活靈活現,躍然紙上,書裡有著專業學者的嚴謹,卻也富含極為精彩的故事。

在他筆下,蔣介石一方面要與黨內各種勢力鬥爭,一方面又要在國際上鞏固自己的聲望。如一九四九年七月,他造訪菲律賓,與菲律賓總統季里諾(Elpidio Quirino)高調會面,並商討成立「太平洋聯盟」(Pacific Union)的可行性;四週之後,他又轉往南韓,與南韓總統李承晚見面。如此活躍、四處奔走,求的都是在國際舞台上保持能見度,並從中換取與美國要求援助之籌碼。

一九四九年七月,蔣介石(中)在碧瑤會晤菲律賓總統季里諾(右),以在亞洲建立一反共聯盟。(黨史館提供)

除了外交手段外,林孝庭也發現,韓戰正式爆發前,蔣介石就曾密謀派遣國民黨特務到南北韓邊界,引發局部武裝衝突,甚至是大規模戰爭。他的盤算是,這樣一來,美國勢必改弦易轍,更加重視他的亞洲盟友,並全力保衛台灣的地位,國民黨政府也不必擔心面臨倒台的危機。

蔣也懂得利用美國政府內部矛盾,如一九五〇年七月,麥克阿瑟將軍自日本造訪台灣,當時韓戰已經開始,而麥克阿瑟仍是美軍在東亞的最高指揮官。自視甚高的麥克阿瑟,不但與杜魯門早有嫌隙,對於蔣介石也並無好感,甚至曾說他「對用兵一竅不通」。但他造訪台灣,對蔣介石而言是莫大鼓舞,後者也抓住機會,據說兩人不但相談甚歡,還達成諸多共識,惹得白宮內部極為不滿,下令要求麥帥遵循華府政策,切勿輕舉妄動。

麥克阿瑟將軍與蔣介石、國民政府高階將領在台北開會。麥克阿瑟一九五〇年七月三十一日的台灣行,提振了國民政府的士氣,強化了蔣介石的正當性。(黨史館提供)

當然,不會只有蔣介石單方面地利用美方內部的分歧,美方對於國民黨內部權力鬥爭,同樣了然於心。一九四九年前後,中華民國政府分崩離析之際,美方不斷尋找可能的合作對象。按照本書說法,蔣介石在大多數時間都不是華府心目中的最佳人選。除了前面曾經提及的孫立人與吳國楨外,美方一度頗為同情廖文毅等「台灣再解放聯盟」 的成員,並與林獻堂、楊肇嘉等台籍精英保持密切往來。這些舉動,在在顯示對於蔣氏政權的不信任。在這種情況下,蔣介石竟然撐過了風風雨雨,保住大位,其中固然有他個人的算計與努力,但最終或許仍得算是種種因緣匯聚下的結局。

林孝庭也從檔案當中,挖掘出了許多少為人知的故事。比如一九四九年六月前後,在美國中央情報局內部一度盛傳,有個「暗殺某位亞洲領導人」的方案正在醞釀當中,而這位亞洲領導人,指的很可能就是蔣介石。又比如一九五〇年,眼看前途茫茫,蔣介石一度在日月潭召集黨務會議,計畫放棄他口中「早該被消滅、淘汰」的國民黨,改組新的「中國民主革命黨」,以另覓出路,期盼能夠重獲新生。凡此種種,都讓我們對該這段歷史有了更為生動的理解。

意外的國度》既充滿著細節的魅力,又能宏觀地掌握歷史局面的演變,有條不紊地將一段複雜的歷史呈現在讀者面前,在在展現一位傑出歷史學者的功力。當國際局勢又一次變幻莫測的當下 ,在台灣前途依舊渾沌不明的時刻,重溫這一段美中台三角關係的歷史,似乎不只有著知識上的重要性,可能也將有著現實上的意義了。

本文摘自《意外的國度:蔣介石、美國、與近代台灣的形塑》  中華民國在台灣, 是人為的因素或歷史的必然? 還是偶發事件與無心作為下的歷史巧合? 本書探討「中華民國在台灣」究竟如何形成, 過程中蔣介石與美國又各自扮演什麼角色。 作者以扎實的檔案研究作為基礎, 嘗試跳脫過往普遍認知的框架, 重述並描繪這段關鍵時刻的另一種歷史風貌。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