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湘神:人就是生活在怪談裡

怪談在當代的處境,或許值得我們問一個問題:怪談在現代,還有意義嗎?

胡晴舫:終於日本的村上先生

「我任何地方都可以去,任何地方也去不成。」

陳嘉銘:不馴服的正義

我們都是被擲入無法選擇的社會群集,因為政治無所不在。

楊凱麟:韋勒貝克,或小說的擴增實境

韋勒貝克的最新小說《屈服》建構了被伊斯蘭統治的法國,而在小說出版當日即發生了「查理周刊事件」。究竟虛構的小說與現實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林立青:從美國勞工階級的掙扎,反思台灣的困境

本書讓我們理解一個在美國的勞工階級,甚至清楚寫出這些人的思緒和價值觀。

葉浩:在歷史灰燼底下採珍珠的政治理論家

政治的本質是一種集體活動,目的在於讓人在個人上與集體上皆彰顯自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