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祖奶奶森茉莉:寫BL小說就像被角色附身一樣

作者:溝口彰子

BL 是什麼?

BL 是英語「Boys’ Love」的縮寫,指的是以男性間的戀愛,也就是「Boys」的「Love」為主軸,以女性為訴求對象的作品。就日本而言, BL 已經是一種橫跨商業出版品與同人誌的大類型。此外,不僅是漫畫與附插圖的小說,這種類型之中也包括廣播劇 CD、BL 設定的遊戲,以及較少數的動畫與真人電影作品在內。

BL 史觀

本書試將 BL 史粗分為以下三個時期。第一期與第二期視為「廣義的BL」,第三期的商業出版品則視為「BL」,以此進行分析。

【第一期】    1961-1978 年 創生期:森茉莉與「美少年漫畫」的時代

【第二期】    1978-1990 年 JUNE 期:商業主題雜誌《JUNE》與同人市場擴展的時代

【第三期】    1990 年-現在 BL 期:

〔第一部分〕1990 年代

〔第二部分〕2000 年代以後

【第一期】1961-1978 年 創生期:森茉莉與「美少年漫畫」的時代

本書參照曾任「JUNE 文學導讀」專欄編輯,也從事譯者工作的栗原知代於 1993年發表的專論〈概論一 什麼是耽美小說?〉中「耽美小說的歷史」一節,將明治文豪森鷗外的女兒森茉莉(1903-1987)五十八歲時發表的短篇小說〈戀人們的森林〉(恋人たちの森)視為廣義 BL 史的始祖〔栗原(1993):325-335〕。從森茉莉到約十年後少女漫畫中的「美少年漫畫」,以及小說家栗本薰的出現為止,都視為 BL 的創生期。

BL進化論之中的BL史觀,為什麼視森茉莉為BL的始祖?

以漫畫為中心的 BL 史,大多認定為從「美少年漫畫」開始,所以在此必須稍微仔細解釋視森茉莉為廣義 BL 始祖的理由。

森茉莉(1903-1987,明治 36 年 – 昭和 62 年)。(Source: Twitter)

〈戀人們的森林〉描述父親是法國貴族、母親是日本外交官女兒,既是資產家,同時又在東大任教的三十多歲「美男子」作家義童,與私立大學法文系一年級中輟、在糕餅工廠工作的美少年保羅(本名神谷敬里)之間的悲劇之戀,文字充滿耽美氣息。而作品發表的雜誌《新潮》,當然也不是服務女性的雜誌。但是,〈戀人們的森林〉仍然具有兩個成為廣義 BL 始祖的理由:

[1] BL 的公式早已出現在其作品中。

[a] 最早期 BL(「美少年漫畫」或《JUNE》)承襲的典型

*主角(雙方或其中之一)出身歐洲貴族階級

*其中一方死亡的悲劇結局

[b] 現在 BL 繼承的公式

*美男子×美男子

*「攻」×「受」角色設定(外表較陽剛的角色為「攻」﹝在日常生活與性愛時扮演領導的男方﹞,外表較陰柔者為「受」)

*「受」方角色同時具有男性與女性特質(年輕的保羅身手矯健、開車技術一流,在文章中也被描述為「如高級藝妓般面無表情」的人物)

*「攻」的設定是有錢人角色(雖然近年也有以一般上班族為「攻」的 BL 作品,但像是以金融黑道堂口或牛郎酒家頭牌舞男……等極端富有的身分設定仍為數不少)

*「受」的設定為才貌雙全,但容易因欲望而動心的角色(這種公式足以說明「受」之所以耽溺於性愛快感的原因,至今仍然可在一定數量的作品中看得到)

*兩個男主角都設定成受女性歡迎的「前異男(異性戀男性)」,而作品的基礎命題又主張男主角之間的戀愛才是真正的戀愛,而非與女性間的戀愛

雖然 [a] 設定中的「歐洲貴族」與「悲劇收場」兩個公式,並沒有出現於商業 BL 刊物掛帥的 1990 年代之後,但是若從 [b] 來看,以女性讀者為訴求對象的男男愛情故事設定,幾乎都在〈戀人們的森林〉裡出現。

[2] 其作品出自對男男戀情的妄想,並在衝動下創作。

在〈戀人們的森林〉連載三年後,森茉莉於 1964 年在《每日新聞》上刊登了一篇隨筆〈我想我沒有描寫「性」的企圖〉,為了完整傳達作者意圖,在此引用她的話做為參考:

(前略)我沒有描寫男同性戀的意圖(中略)或寫成小說的嘗試。

有一天我看著那張照片,終於提筆寫下男人與少年間的戀愛,那是尚克勞德.布利亞里與亞蘭.德倫[1]在火車裡同睡一張臥鋪的照片。而前陣子,我也終於把這張照片拿給好友萩原葉子欣賞。

法國男演員亞蘭‧德倫(1935-)。(Source: Flickr)

那個奇妙世界帶來的震撼,使我在驚愕中寫下了文章,這絕對不是只有我才會產生的奇妙反應,更不可能是我出了什麼問題,因為她看了照片,也表示同感。

「好棒,好棒,真的好棒!」

「妳也感受到這個彎腰了吧?」

「這個腰好棒!」

她果然讚不絕口。

我從少女時代起便不斷夢想、如同「保祿與佛朗琪絲卡[2]」一般的夢幻姿態,此刻變成超越幻想的感情,在照片裡吐出罪的氣息。

(中略)將法國爛熟的榮華時代氣息,像幽靈一般背負在背上的兩名演員,正以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氣,透過照片向世間展現兩人間的戀情。

布利亞里從毛毯裡伸出手,熱烈的表情似乎在說些什麼;而德倫也以透著冷峻鋒芒的薄紫色雙眸,展現出比女人更嫵媚的姿態,都讓我完全陷入恍惚。光是這張照片,就讓我寫下四篇小說。

尚與亞倫對我展現了各式各樣的姿態、神采、表情,以及愛的各種歡愉。我走進了夢的花園裡(中略)。

那些看過我戀愛小說之前作品的讀者,應該可以察覺得出,我只是個被某種力量附身寫作的業餘者而已。

〔森(1994)〕

雖然森茉莉當時曾經透過幾篇隨筆,表示自己「沒有描寫男同性戀的意圖」,在上面的引用段落中,我們仍能看出對於動機的生動描寫。

從文章的思考脈絡來看,她甚至沒有想過布利亞里與德倫之間是否存在著真實的戀愛關係。森在明白兩人間的「戀情」或「愛的各種歡愉」不過是自己妄想的前提之下,讓文字隨著妄想流瀉而出,並透過隨筆向讀者公開告白。

(Source: by Jean Broc, via Musée Sainte-Croix / Wikipedia)

〈戀人們的森林〉以日本為舞台,兩個男主角的設定也沒有沿襲布利亞里與德倫的造型,但是她想必也將其心中對布利亞里和德倫各種「姿態、神采、表情」的想像,投射在保羅與義童的身上。

在現今的「動漫衍生」與「二次創作」作家中,也有沿襲了某原作角色的特徵,但透過改變世界觀,以完成原創作品的範例。與女性密友共享相同看法這點,也與本書第五章會提到的 BL 愛好者社群意識有密切關聯。

此外,雖然森茉莉從童年起便嚮往的優雅絕配「保祿與佛朗琪絲卡」是異性組合,當她把兩人都想像成男性的時候,便可以發現 BL 衝動的出發點。雖然森茉莉並未表示「美男子角色就是我的化身」,我們仍然可以從「恍惚」、「走進了夢的花園」等狂喜的詞藻,得知她從夢的花園外窺視男性情侶,並與他們心靈合為一體的快樂。


 [1]     尚克勞德.布利亞里(Jean-Claude Brialy, 1933-2007)與亞蘭.德倫(Alain Delon,1935-)均為法國銀幕性格小生。

[2]     保祿與佛朗琪絲卡(Paolo et Francesca)是但丁代表作《神曲》裡的悲劇情侶。成為許多古典美術、文學與音樂作品的靈感來源。

 

本文摘自麥田出版《BL進化論:男子愛可以改變世界!日本首席BL專家的社會觀察與歷史研究》

BL研究者溝口彰子從BL的歷史說起,
探討BL本質,
以第一手的文化、性別研究,
揭開男男魅惑人心的祕密。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