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尋現代中東問題的根源──讀《鄂圖曼帝國的殞落》

近幾年來,台灣出版界越來越重視伊斯蘭世界的歷史,紛紛出版精彩的相關書籍,如《智慧宮》和《伊本‧巴杜達遊記》,展現了伊斯蘭世界在十六世紀以前的盛況,文化多元開放、經濟繁榮鼎盛,知識發展更是超越許多地區,相比之下,同時代的歐洲文明只能追趕其後。此外,也不乏介紹伊斯蘭帝國的專書,《鄂圖曼帝國三部曲》便鉅細靡遺地介紹最後一個橫跨歐亞非三洲的伊斯蘭帝國,對台灣讀者而言無疑是個一大福音。

除了上述書籍,牛津大學知名中東史學者尤金‧羅根(Eugene Rogan)撰寫的《鄂圖曼帝國的殞落:第一次世界大戰在中東》(The Fall of the Ottomans: the Great War in the Middle East, 1914-1920,以下簡稱《鄂圖曼帝國的殞落》),則是另一本相當值得注意的作品。該書特別探討鄂圖曼帝國與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代背景,各大小戰役,以及最終土崩瓦解的過程。其中牽涉到的不僅是土耳其共和國的誕生,還有許多至今依然困擾著世人的中東問題。

第一次世界大戰是人類大量工業化以來,規模最大、牽連範圍最廣的戰爭。1914 年,歐洲各大國因種種衝突相繼宣戰,以最新科技動員數百萬士兵,在單一戰場投入的兵力,就遠高過當年拿破崙傾全歐洲之力組成的俄國遠征軍。對歐洲主要參戰國而言,主戰場始終位於歐洲地區的核心領地,但由於參戰國的海外殖地廣,戰火也漸漸延伸至歐洲以外的地方,成了一場名幅其實的世界大戰。而從一開始,鄂圖曼帝國就無法置身事外。

一戰之前鄂圖曼帝國的領地。來源:https://goo.gl/KJyfWK
一戰之前鄂圖曼帝國的領地。來源:https://goo.gl/KJyfWK

長久以來,西方世界對中東戰事所知甚少,更別說是有完整研究,因此《鄂圖曼帝國的殞落》認為「現在該是重建鄂圖曼前線在一戰史,以及現代中東史正確歷史地位的時刻了」,而為什麼需要認識中東戰事呢?尤金‧羅根如此解釋:

因為與其他歷史事件相較,鄂圖曼帝國的參戰更是將歐洲的衝突演變為世界戰爭的重要因素。相對於遠東與東非較小規模的戰事,主要戰役都在中東展開,整整四年中戰事在此持續進行。更何況中東往往是一戰中有最多國家投入的戰場。……鄂圖曼前線稱得上是一座巴別塔,各國軍隊在此展開前所未有的衝突。

鄂圖曼帝國的殞落》從鄂圖曼帝國在戰前遭遇的種種挫敗開始談起。

十九世紀起,鄂圖曼與歐洲的現代化國家相比顯得不堪一擊,來自四面八方的侵略使領地一一喪失。除了北非、埃及相繼被英、法兩國掌控外,就連統治許久的巴爾幹半島領地,也在歐洲強國的刻意為之下紛紛失去,獨立出數個新國家。對於統治者而言,接連挫折確實相當難堪,但鄂圖曼帝國仍是世界上的大國,他們相信只要積極改造社會、重建經濟,定能再次收復失土。不過完全出乎預料的是,經濟正要開始好轉時,世界大戰猛然爆發。

面對這場歐陸國家興起的戰爭,鄂圖曼帝國一開始只想避而遠之。然而,為了牽制英、法、俄等國的擴張野心,但因禁不起有親密外交關系的德國多次施壓,鄂圖曼終於在 1914 年 10 月正式踏入第一次世界大戰,為戰爭投入更多變數。

事實上,德國並不寄望鄂圖曼能提供多麼強大的軍事協助。如此龐大的國家,竭盡所有資源所能動員的第一批軍隊不過數十萬人,數量遠低於其他主要參戰國。協約國們在一開始也不認為,鄂圖曼擁有值得正眼一瞧的軍隊。敵我雙方真正在意的,是鄂圖曼蘇丹擁有的另一項頭銜:哈里發,也就是全伊斯蘭的宗教領袖。

身兼哈里發的蘇丹在宣戰同時,也向協約國陣營內的穆斯林號召聖戰,要求他們起身反抗英、法統治者。德國參謀希望能藉此一舉打亂英、法的戰爭佈局,但直到戰爭結束,僅有極其少數的穆斯林響應聖戰。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中東戰役,相當程度上都是圍繞在此一幻象中,協約國總是不斷顧忌殖民地內的穆斯林,希望能以各種勝利減弱蘇丹的宗教威望,也因此付出極為慘痛的代價。在規模甚大的達達尼爾海峽與加里波利半島之役中,鄂圖曼軍隊表現出驚人韌性,順利擊退協約國裝備精良的強大軍隊。

在德國協助下組成的鄂圖曼砲擊隊,於加里波利半島之役中,對協約國的登陸部隊造成不少傷亡。來源:https://goo.gl/VDY1PN
在德國協助下組成的鄂圖曼砲擊隊,於加里波利半島之役中,對協約國的登陸部隊造成不少傷亡。來源:https://goo.gl/VDY1PN

雖然暫時緩解外來攻勢,鄂圖曼內部其實還有許多隱憂,特別是與阿拉伯人的關係。在加入一次世界戰前,屢遭挫敗的鄂圖曼政府為防止國家崩解,接連採用極為嚴苛的獨裁手段,但如此一來,只是讓帝國統治下的阿拉伯人更覺得受到壓迫。有些阿拉伯人希望能仿效奧匈帝國的模式加以改革,但更多的是打算追求獨立。一直試圖迫使鄂圖曼退出戰局的英國人,積極利用此一局勢策動阿拉伯人革命,甚至不昔允諾將在戰後,協助建立一個領土包括敘利亞和阿拉伯半島的新國家。大約在 1916 年,阿拉伯人正式起身挑戰鄂圖曼的統治。

英國軍官勞倫斯(T. E. Lawrence),是英國與阿拉伯人之間的重要溝通人。 來源:https://goo.gl/KD9tvW
英國軍官勞倫斯(T. E. Lawrence),是英國與阿拉伯人之間的重要溝通人。
來源:https://goo.gl/KD9tvW

無論鄂圖曼帝國如何努力,終究難敵資源豐富的協約國,在 1918 年先於德國投降,以相當不堪的狀態結束最後一場戰爭。戰後協議使帝國被迫放棄廣大的敘利亞與阿拉伯半島後,以土耳其人為主的安納托利亞半島,也成了各戰勝國的瓜分目標,最後是在土耳其民族主義者的反擊下才得以保存。此事更是證明了,鄂圖曼帝國根本無力處裡戰後局勢,蘇丹最後被迫下台,曾包含許多民族、橫跨廣大領地的鄂圖曼帝國正式消失。新國家徹底放棄鄂圖曼之名,以土耳其自稱。

鄂圖曼帝國的殞落》講述的不僅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中東戰事,也包含了伊斯蘭世界的諸多差異與當代問題反思。例如對於「聖戰」毫無根據的恐懼,主導了當時的戰局,但在事實上,阿拉伯人與土耳其人的衝突,已激烈到絕非「同為穆斯林」的關係所能調和。這場大戰再次顯現出,伊斯蘭世界遠許多人所想像的多元複雜。弔詭的是,「即便在一個世紀後的今天」,西方世界依舊無法擺脫穆斯林可能會有某種集體狂熱的想法」。就如同我們會認為同為基督宗教的歐洲國家各有不同,相信穆斯林都有完全一致的思維是相當不合理的偏見。

此外,我們也能從中看出為何西方與中東地區長久以來存有不信任關係。戰後的領地安排赤裸展現西方強國的野心,英國背棄了對阿拉伯人的承諾,將廣大的敘利亞地區納為英、法的勢力範圍,並計畫讓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建國。這些在戰時的權宜之計,在戰後為中東地區帶來了衝突,直到今日仍未能化解。在上個世紀特別嚴重的以巴衝突,便是一戰後開始發酵的難題。就像尤金‧羅根指出:「大戰的後遺症在中東的作用更甚於其他地區,其影響延續至今。」

根據英法之間的賽克斯‧皮科協定所描繪的敘利亞地圖,標線以南(B)為英國勢力範圍,以北(A)為法國勢力範圍,完全違背當初與阿拉伯人的承諾,日後造成許多問題。來源:https://goo.gl/vnt7GP
根據英法之間的賽克斯‧皮科協定所描繪的敘利亞地圖,標線以南(B)為英國勢力範圍,以北(A)為法國勢力範圍,完全違背當初與阿拉伯人的承諾,日後造成許多問題。來源:https://goo.gl/vnt7GP

從第一次世界大戰反思許多現代問題,是《鄂圖曼帝國的殞落》最精采的地方。不可否認的是,尤金‧羅根確實花了相當篇幅說明每場戰役的發展,但這些過程都是奠基在許多獨特觀察上,充分顯現出戰爭關乎的不僅是武力對抗,還有宗教、社會與政治等多方面的衝突。對於鄂圖曼帝國、第一次世界大戰,或是中東問題有興趣的讀者,想必能從本書發現許多值得注意的面向。

Print Friendly
王健安

王健安

喜歡觀看圖像,找尋其中意涵。渴望總有一天能依據16世紀的地圖和導覽手冊,用雙腳遊歷羅馬城。著有《用觀念讀懂世界歷史:上古至地理大發現》(合著)、《用觀念讀懂世界歷史:科學革命至當代世界》等書。
王健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