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京都不是日本:民族學家梅棹忠夫的京都「探檢」

在作者的「探檢」之下,京都人一點都不像日本人。換句話說,京都根本就不是日本。

捨棄「花之都」幻想之後,京都的陰影與榮光

有著「花之都」名號的京都,是歷經什麼樣的時代與變遷,才演變成今日的形態?

聽政府的、教授的,還是學生的?——抗戰前夕,讀書與救國的抉擇

《抗戰前的清華大學》向讀者揭開了圍繞在這所民國時期高等學府的進退兩難困境

內在世界的朝聖之旅──讀澤木耕太郎《午夜快車》

我們或可將書中的「旅行」象徵化,將其視為一趟作者自我價值的追尋之旅。

即使戰事結束,漂流的孤獨靈魂卻未曾靠岸──讀日本戰後文學經典《野火》

書中田村一等兵孤獨的流浪徘徊,就是一趟探索自身不可避免的死,以及有限的生的旅途。

在成為便利店人間以前,人類的模樣──讀村田沙耶香《殺人生產》

在故事中的世界,一個人孕育出十條生命後,便可以自由奪去一個人的性命。

擁有全球化意義與在地化面貌,拉麵如何成為日本的國民美食?

食物經常提醒我們國家這個概念的歷史,也扮演支撐國家意識形態的這個角色。

第一次世界大戰間的沉默悲歌:歐洲華工

為什麼我們對於歐洲華人的理解遠不及美國華人?

憑弔書之死亡的書店——讀《書樓弔堂:破曉》

真正重要的書,會帶給我們等同於這輩子的不同人生,所以在遇到那本無可取代的書之前,人會不斷尋覓。

在國家與社會的禁錮下,一場無處可逃的逃亡

這是一個描述著逃離的欲望與無法逃離之不可抗暴力間不斷拉扯的故事。